《Sniper Elite VR》系列跨入虛擬現實領域的七大關鍵   《Warframe》於本週四登陸PS5   鐵拳7新角色登場!州光的直系後代、二代目「州光」參戰!   易利氣磁力貼推出史上第一款電競專用「Pro Fits for e-SPORTS 護腕」!   「GUILTY GEAR -STRIVE-」系列最新作目前封測中!出場角色影片大公開!   《Ninjala》資料更新!配對範圍擴展到全世界!   《Mortal Blitz: Combat Arena》10月8日登陸PlayStation VR   《Rocket League》即日起基本遊玩免費! 

論香港競爭力宜放眼世界

科技
在四月底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了2010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和《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香港雖然連續五年在全國城市中排名第一,但與深圳、上海和北京等城市的距離縮窄。這種排行榜通常在報章得到一天的報導,政府也例行公事回應,若排行特別高更定必自滿一番,之後對政策和公眾意見有何影響,大家心中有數。 報告比較全國接近三百個城市的綜合競爭力,排行首十名的城市依次為香港、深圳、上海、北京、台北、廣州、天津、高雄、大連和青島。香港與內地一線城市之間的差距,明顯比往年縮窄了。本來,內地城市迅速發展,這情況可說是意料之中,但香港是否真的因為只靠「食老本」而停滯不前?報告中六項主要的競爭力比較項目中,香港在經濟規模、經濟效率、產業層次和收入水平仍排第一,發展成本排第四,但綜合增長卻十名不入。表面看來,香港似乎真的正只在食老本! 報告直接提出香港面臨的三大挑戰,為技術創新不足、人才嚴重流失;面臨中國和國際城市競爭;以及全球產業升級快,香港產業升級相對緩慢。特別在高科技產業方面,香港缺乏重視,比重偏低,升級緩慢,勢將很快便被排第二的北京追過。這些都並非首次聽到的警告,過去十多年不知多少中、港業者、學者等說過千次。香港特區政府在回應這報告時只大派定心丸,說香港經濟「已趨成熟」,以辯解增長緩慢其實不算問題,還說香港實面對全球競爭,必須提升競爭力,走「高增值的知識型經濟路線」,以保持優勢。說得輕易,這些年來特區政府在走這條「高增值的知識型經濟路線」做了什麼? 然而,中國的尺,未必全然適合開放、對外型經濟的香港。內地的報告如此,那是否因為內地的報告的標準還未「與國際接軌」?舉例來說,做生意的人,最明白什麼對一個地方的營商環境影響最大。社科院的標準,包括:經濟規模、經濟效率、產業層次、收入水平、發展成本,看似影響競爭力,但實際上不是香港具競爭力的「因」,而是「果」。香港因為具競爭力,所以效率、收入比其它城市高。我們要看的,應該是什麼能令香港繼續維持競爭力,尤其是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什麼是社會科學院沒有說,但是營商者又注意的呢?世界經濟論壇每年都會公佈《全球競爭力排名》(註),零零/零一年,香港曾經位列全球競爭力第七,但二零零九/一零年的排名已跌出十大,只位列十一。世界經濟論壇採用的標準,與社科院的截然不同。論壇認為良好的社會制度(institution)、基建、整體經濟穩定性,以及優良的健康及基礎教育,是一個地方的競爭力的最基本要求,而能有效提升效率的因素則包括良好的高等教育、貨品及人力市場的效率(Goods and labour market efficiency)、成熟的金融市場(Financial market sophistication)、科技發展(technological readiness),以及市場體積。 從世界經濟論壇評核一個地方的競爭力的標準看,單是「社會制度」一項,便已包含了不知多少項社科院報告沒有包括,但香港遠比內地優勝的因素,如法律制度、政府制訂政策的透明度、警察的可信程度、審核標準的可靠程度、政府監察制度等等,還未計算其它如資金自由流動、完善的銀行制度等。 至於香港已連續十三年位列榜首的美國傳統基金會的經濟自由指數,注重的因素則集中在整體經濟政策方面,如營商、貿易、稅收及投資的限制,但社會整體的廉潔水平,產權受的保障等,也是十大因素之一。 政府一向都說其經濟政策是「大市場小政府」,至於是否仍是「積極不干預」,真不知算不算「無講就唔存在」,但市民的整體感覺是「政府想干預就義正詞嚴、唔想干預就推給市場」。 即使筆者將市場經濟與否的意識形態放在一旁,但當香港經濟成熟,成本高企、經濟增長放緩則必然會發生,但政府又做過什麼去維持香港的競爭力?例如香港的科技發展得怎樣?人才培訓得如何?是香港的學生遠走他方?還是外面的學生要湧進香港?對金融市場和創意工業無比重要的言論自由有沒有倒退?政府和私人機構還廉潔嗎?政府的政策還是不是公平?怎樣處理人力錯配貧富懸殊的問題? 說香港已是「高增值」城市,筆者同意。說香港很難走回頭路如吸引工廠回流筆者也同意。可是政府不可以攤大雙手說一句無辦法。香港的成功之道和核心價值政府不可能不知道,但當香港的利益,與中央政府的願望背道而馳的時候,香港政府到底會站在哪一方呢?香港政府是否也如社科院的報告一樣,隱惡揚善報喜不報憂,香港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只會逐年下降──即使社科院或許仍會一如過往的將香港排在首位! 舉個例子,近年香港空氣污染得驚人,筆者每週日行山,有時天朗氣清藍天白雲──那多是吹東風或南風的日子;有時看到灰濛濛一片,真的想帶個氧氣筒在身邊──那多是吹北風的日子。在香港,誰都知道空氣中的污染物是從內地吹至,住在元朗的友人指,金融海嘯那幾個月,冬天也藍天白雲,顯然因為內地的廠全部停工所致。 香港惡劣的空氣,明顯會影響香港的競爭力:很多外來的人才無法忍受香港惡劣的空氣而離去,連香港大學研究空氣污染的專家都如此;香港人走不了,政府試調查一下香港有多少人有鼻敏感、每年因為與呼吸管道有關的疾病引致的經濟損失是多少、醫療費用是多少...停車熄匙對銅鑼灣的空氣質素或許有幫助,但卻無助減少由北方飄至的毒霧。我們的政府,敢說一句嗎?
附加連結
TechNow 當代科技
NordVPN

隨機科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