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BRAVELY DEFAULT II》最終預告大公開!   入手賽車遊戲駕駛座的門檻太高了嗎?你需要的是「Playseat Challenge」!   PSP 初代女神異聞錄 & 2 罪‧罰最後降價!三千日圓買三款遊戲還有找零!   深入探索《零》令人膽顫心驚的全新拍照模式   KOF XV新角色「坂崎百合」角色預告公開!   《Arizona Sunshine》創作者的PS VR新作《After the Fall》帶來快節奏協力FPS動作體驗   Switch版「Apex英雄」容量為30GB…容量不夠該怎麼辦?由funglr Games編輯部精選出三大值得推薦的microSD卡!   食記!用現在熱門話題中的「電競香菇」進行料理&試吃!不只風味十足肉還很厚實! 

Biz Stone:這是一個有關輟學學徒變成 Twitter 共同創辦人的故事

商業

本文節選自 Biz Stone 的新書 《THiNGS A LITTLE BIRD TOLD ME》(《別人告訴我的那些事》,這裡是雙關語,A LITTLE BIRD TOLD ME 意為聽來的消息,同時小鳥也是 Twitter 的標誌),Biz Stone 正是 Twitter 的聯合創辦人。原文載於其個人部落格 Medium

在我的高中時期,我就認識到能為自己創造機會,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我本以為我的大學生活也會這麼度過。誰知事與願違。

  • 1990 年代 Photoshop 正在崛起,出版社拿來設計書籍封面

大學的我,找到了一份為出版社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搬運箱子的兼職,工作地點是在 Beacon Hill 的一所老宅子裡。我負責從大宅的頂樓把裝滿書的箱子搬到大堂。

那是九十年代中期,Photoshop 正逐漸取代傳統的噴膠技術,在出版社的藝術設計部門裡流行了起來。出版社裡總有這樣一個小暗室,裡頭放著一台又龐大又昂貴的老式影印機跟現在價值 99 美元的掃描儀幹的活一模一樣。

就這麼搬進搬出,我留意到辦公室裡有一台 Mac 電腦,而用它來設計封皮看起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一天,整個藝術部門都出去吃飯了,我偷偷溜到電腦旁,發現了一張表格,上面列著書的標題,副標題,作者簡介和一段簡要概述,關於編輯部門想要什麼樣的封皮。這本書是 Scott Freeman 的 《Midnight Riders: The Story of the Allman Brothers Band》(《午夜騎士:奧爾曼兄弟樂隊的故事》)。

我找了個設計台坐了下來,打算自己動手創建一個封皮。首先是漆黑的背景,然後在正上方用綠色字體打出 Midnight Riders,最後是一張樂隊的照片,也是暗色系的,正好放在標題的下方。我很滿意這一切,就把它打印出來,夾在其他一些已設計好的封面中,讓它們一同被送往紐約的辦公室,等待銷售和編輯部門的審批。然後,我默默的回去繼續搬我的箱子。

  • 設計封面獲得藝術總監的讚賞,並提供全職 offer

兩天後,藝術總監從紐約的辦公室開會回來,他拿著我的設計問,是誰設計的這個封面?我承認是我幹的。他很詫異,是你?搬箱子的孩子?我不得不解釋道,我懂電腦的。我也是拿著獎學金上大學的藝術系的學生哪。他二話沒說,馬上給了我一個全職的 offer:來他們這當一個設計師。而我設計的那個書皮也直接被紐約辦公室採用了。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封皮設計得不算太好,但畢竟他們用了。

  • 讀大學只為有好工作,那就休學工作吧

我有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全職 offer。我該接受嗎?學院的學習一直挺令人失望的。而在這裡,我可以有機會直接與藝術總監一起工作,那可是未來的大師級的人物。在我看來,人們上大學,無非就是為了能有資格獲得到一個好的工作:就像我現在拿到的這個一樣。我等於連跳三級:省掉三年時間直接工作了。此外,我想在這裡我可以學得更多,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在大學裡隨波逐流的日子真是夠了。於是我退學了,在 Little, Brown 上班了,這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好的決定了。

  • 給自己創造機會,掌握自己命運

我並不主張輟學。你可以選擇從一開始就把學習放在首位,也可以邊學習邊找點可以增長經驗的事幹幹。但我遵從自己的本意,接受了這份難得的工作,這是我的選擇,我掌控自己的命運的方式。這一點,在我看來,也是一個我自己給自己創造機會的例子。

這就像自己建立一支曲棍球隊,製作一部好戲,或者成立一個公司,都要比簡單的滿足別人的期望好太多了,它們更有創造性,更有成就感。

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才華,這意味著對自己的想法要有信心,即使想法還未成型。

  • 夢想成真的第一步,也是最大一步,就是築夢

不管是對公司未來的展望,抑或對自己潛力的憧憬,你都必須花時間去思考。我想在一個球隊打球,可現在卻沒有球隊要我,我要如何改變現狀呢?我討厭我現在的工作,但我很喜歡工作裡的這一小部分內容,所以我應該怎麼做呢?任何機會都不會寫成清單讓你知道,也不可能在你的收件箱裡彈出來,告訴你:這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喲。夢想成真的第一步,也是最大一步,就是:築夢。一旦你意識到這個道理,世界就在你眼前:一個充滿了無限可能的新世界。

  • 上班的第一天,卻有些後悔了

在 Little, Brown 正式上班的第一天,也是我成為設計師的第一天,我敲開了藝術總監的辦公室,他示意我走到他辦公桌這邊來。然後,他的左手越過他的右肩,猛的從架子上抽出一本書,丟在桌上。他這麼做的時候,就像電影裡的絕地大師,眼睛一點都沒有離開過我的身上。那是一本 Pantone 的顏色樣本冊,他開始翻它。我只能靜靜的站著,看著他,看他慢慢的一頁一頁的翻過去,一個一個顏色的瀏覽。最後,他停在了淺棕色和黃褐色那裡。

他找到了他要的東西,他撕下這頁,他把它丟在辦公桌上,用一個手指頭指著,無聲的把這片巧克力色的樣本放到我面前。然後,冷冰冰的說,這是我要的咖啡

哦,上帝啊。我退學就為了幹這個啊。我可是放棄了一個很棒的獎學金啊。而現在我必須去樓下那家 Dunkin'Donuts,問問她們是不是能做出這杯咖啡。這是什麼意思啊?

當然,三秒鐘內,我拋開了所有這些想法。我開始認真考慮要如何在咖啡裡加適量的奶油,來調出這個顏色。

藝術總監突然爆笑起來。

  • 藝術總監指導我平面設計的思維

開玩笑的啦!你覺得我真有這麼混蛋嗎?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學徒生涯:他教我平面設計,向我介紹新的思維方式。這就是 Steve Snider,我的藝術總監,和我一起並肩工作了兩年的時光。

封面設計是一件很有教育意義的事:任何項目都會有無窮的解決方法。一個好的設計同時會有好幾個因素在一起作用。首先它必須讓設計師自己覺得滿意;其次,必須恰如其分的表現出書的內容,討好作者和編輯部。一個好的封面,要能搶奪眼球,要能對書有合適的定位,要有推銷作用,要能增加銷售量和吸引市場。

有些時候,設計師們會覺得很挫敗,因為他們的設計被其他部門駁回了。「白痴!傻瓜!」他們會在辦公室裡抱怨,甚至發飆。「這絕對是一個出色的設計!」或許它是。但是,銷售和編輯部門的同事也有他們的工作經驗,從 Steve 那裡,我學會了接受,我會認可他們的判斷,同意他們的擔心是有道理的。

  • 一個好的設計不是一個人說得算

Steve 跟我說了一個他的故事,他曾負責 Ralph Lauren 傳記的設計。他想出一個絕妙的主意:讓書有六種不同版本的封面,每一版本都有一個經典的純色背景,然後在左上角搭配一個對比色的 Polo 標誌。最後可以把 Ralph Lauren 的照片放在封底。這本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設計,但被編輯們否決了。Steve 仍然為他的想創意感到驕傲,但他明白,這事並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他的意見不能代表最終結果。

我也曾為 Thomas Hine 寫的 《The Total Package》 做過設計,這是一本解析產品包裝世界的書,我拿了一個裝布丁粉的小紙盒,把它打開,拆開接縫處,然後壓平。我模仿這個盒子被拆開後的外形做了一個封皮,保留了註冊的條形碼和那個用來測試油墨顏色的小彩虹。我真的很喜歡這個作品。但是,它並沒有被採用。他們最終用典雅的黑色和白色,配上各種產品形狀作為封皮的圖案。但我相信我的工作沒有白費。我把它歸檔在我的文件夾裡。我仍然認為這是個很酷的設計。

  • 每一個部門都滿意,才是成功的封面設計

Steve 讓我知道,設計的封面被否決並沒什麼關係。這依然是一個機會。我的工作不是純粹的藝術家,只做取悅自己的作品。拿出讓我自己喜愛,而銷售和編輯也同樣覺得完美的設計,那是真正的目標。 你的目標不能局限於自我,Steve 曾經說過。只有讓每一個部門都滿意了,才是一個真正成功的封面設計。

當 Steve 和我遇到瓶頸時,我們也會想辦法激勵自己。我們會拿一個空的亞光相框,舉著它,在辦公室裡到處比對。這個書櫃的木紋會是一個好看的背景圖案麼?外面的藍天怎麼樣呢? (Steve Snider 後來用藍天白雲為背景,給 David Foster Wallace 的 Infinite Jest 設計了封皮。

  • 有時設計也不能有由我們來主導

有時候,也有一些限制來製約我們的選擇。比如說,我們被告知,這本書,你必須用這張照片。因為它是編輯的妹妹拍的。這個事沒得商量。這類事情總叫人覺得無奈,那照片毫無美感可言。

我會說,太好了,交給我吧。然後,把照片丟到腳下,踩它八百遍。現在,我會冷靜多了。總會有辦法的。我的創造力不會僅限於幾種設計。一個設計行不通,會有另一個在那等著。我學會了不要太在乎,是否辛辛苦苦的設計最終只是白忙一場。我不會因為作品被否決而耿耿於懷。我的創造力是無限的。我會提出另一種思路。我有一百萬個想法!我能一整天什麼都不做,就在那想!這是態度的問題。

平面設計對任何行業來說都是很好的準備工作,因為可以從中學習到:任何一個問題,都會有無限多種的解決方案。

很多時候,我們會很難捨棄最初的方案,或者拋開已經完成的那部分。但這些對於解決問題來說都不是必須的。打個比方,如果我們依然以為化石燃料是最好的以及唯一的能量來源,那注定是個悲劇。

設計讓我學到了:每一個今天都要有新的開始方式,以後的每一天也是如此。

創造力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多多挑戰自己。只要你喜歡,只要你想,創意永遠都不會打烊。

經驗和好奇心並存,可以幫你創造出有意想不到的,另類的想法。

正是這些看似雜亂無章的細節,一步步成就出偉大的作品。

  • Steve 是我的良師益友,我們無所不聊

Steve 成了我的良師益友。他每天開車送我上班,我們週末一起打網球。他比我年長三十多歲,但我們是絕好的拍檔:我從小就沒有爸爸,他有兩個女兒,一直想要個兒子。最終,他開始把我帶去紐約的辦公室,去交那些封面設計。在路上,我不停的問他問題,不只是設計,還包括生活。你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向你妻子求婚啊?第一份工作你要了多少薪水啊?問問題又不要錢。那就問唄!

帶著 Steve 對我的鼓勵和信任,我離開了 Little, Brown,開始以自由設計師的身份做書籍設計。那時正值九十年代後期,大勢所趨,我很快把我的業務擴大到網站設計。隨後的每一單生意都離不開網站設計。就算你開一個乾洗店,也得考慮為它弄個網站。隨後,我的朋友們大學畢業了,他們決定開一個網路公司,而我已經在這行做了好久。我們一起成立了 Xanga,一個最早的部落格社交網站。

師從 Steve 的這段學徒時光,帶我走上了設計這條道路,成就了今日的我。

延伸閱讀:

Twitter 創辦人:FB 廣告難看死了,應該推出付費版無廣告功能吧!

矽谷也有《後宮甄嬛傳》?Twitter 創辦人 Jack Dorsey 其實很壞?

(本文轉載自合作媒體《36 氪》)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Pure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