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出道放送情報合集!VTuber介巨頭彩虹社有五名新人出道!   玩家販賣DOAXVV脱衣魔改影碟 日本玩家被捕將遭起訴   堡壘之夜及「火影忍者疾風傳」聯乘活動開辦中!   透過Nintendo Switch 試玩同樂會來免費試玩「Steam World Dig2」吧!   紀念人中之木村突破100萬套!《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 Remastered》推出超特惠價!   PS5的3D音效:《Returnal》和《Resident Evil Village》創作人員詳述Tempest實現的效能   Ghost of Tsushima: 深入探究壹岐島的黑暗秘辛   《決勝時刻®:黑色行動冷戰》與《現代戰域™》第四季將於6月18日登場 

澳洲新州州長收賄一瓶名酒就負責辭職下台,台灣官員做的到嗎?

商業

澳洲在 16 日發出了一條震驚的突發新聞,新州 (NSW)州長 Barry O'Farrell 突然辭職下台,竟然是為了一瓶 3,000 澳幣的名酒?

O'Farrell 發佈聲明,他受到 ICAC(反貪污獨立委員會)涉嫌貪污的調查後,因被懷疑給予 ICAC 誤導性證詞,決定辭去新州州長職務。

調查人員指出,前澳洲水務控股總經理 Nick Di Girolamo,贈送 O'Farrell 一瓶價值 3,000 澳幣 1959 年 Grange 的名酒,ICAC 懷疑背後是否有「交易」,於是在 15 日星期二約談 O'Farrell 協助調查,但 O'Farrell 打死不認被檢舉事項。

O'Farrell 在星期二給 ICAC 證詞和證據時,並不承認收那瓶酒,但在星期二更早,Di Girolamo 告訴調查人員他有送 O'Farrell 一瓶 1959 年的酒,要祝賀他 2011 年自由黨的勝利,而也有接到 O'Farrell 的感謝電話。

之後,在 16 日星期三 ICAC 拿到 O'Farrell 收到這瓶名酒的親筆感謝信後,再度傳喚他。

O'Farrell 便立即招開記者會,主動承擔責任,宣布辭職,在記者會上他說:「我不記得我收了那瓶 59 年的 Grange,我也無法解釋那瓶酒代表什麼,但既然有張感謝信函是我親筆寫的,我願意為承擔責任,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他也表示:「我在星期二已經儘量的把所記得的告訴 ICAC,我真的不想做任何欺瞞的舉動,我承認我這裡有記憶上的疏失,但我並不會故意欺騙 ICAC、誤導他們的調查,這麼做對我沒有任何好處,這也不是我一向的為人處事。」

他解釋:「我星期二給 ICAC 的證詞是錯誤的,我當時把我記得的事都講出來,但我好像弄錯了,最後我看到那封感謝信,筆跡確實是我的,但我還是記不起來當時發生什麼事。」

之後,調查人員問他關於他在 4 月 20 日打給 Nick 的 28 秒電話是怎麼一回事?當天也是那瓶酒寄到他家的日子。

O'Farrell 說:「我不記得那通電話了,但是我承認星期二時,我說了讓人誤解的供詞,而最讓我沮喪的是,我今天看到了那張感謝信,我還是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

星期二 O'Farrell 還在跟 ICAC 的調查協助律師 Geoffrey Watson SC 開玩笑,吃大餐、輕鬆聊聊他健身的時段。但在星期三,O'Farrell 就低身下氣和 ICAC 道歉。

O'Farrell 說:「我很抱歉,我昨日給的證詞是不正確的,當時,在贏得勝利後,有一推事情蜂擁而上,政府很繁忙,很多人寄給他在那段時間寄了禮物和卡片給他。一堆卡片和禮物當然也有幾瓶酒。」

他堅持酒跟私下的交易沒有關係,而是贏得勝利後收到的禮物。

而工黨的領導人 Robinson 則說,這不是一瓶酒的問題,這是關於政府官員的準則和運作方式。

  • 如何從看待這則新聞?

以下是澳洲綠黨新州議員中文聯絡人許韋婷對此新聞的個人觀點:

這則新聞震撼了整個澳洲政壇:新州 州長 Barry O'Farrell 因為被指控收一瓶將近九萬元台幣的紅酒,而辭職下台。雖然他承認 ICAC 找到的感謝函是他寫的沒有錯,但仍堅稱他不記得有收到這瓶紅酒。

如果只看中文媒體,大概只能接收到上述訊息,並且覺得澳洲人真是小題大作,一瓶九萬元的紅酒就可以毀掉一個州長的政治前途未免太誇張,甚至可能會覺得這個州長對自己太嚴苛了,沒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

但事實上,這個嚴苛的標準正是他自己設立的。在他之前的工黨州政府,就是因為貪腐而失去執掌 16 年的政權,讓 Barry O'Farrell 撿了便宜。所以他上任後,就誓言要樹立清廉的高標準,不允許貪腐在他領導的州政府裡發生。結果,在州政府即將改選的前一年,他被指控收受高額紅酒,卻沒有依法登記並接受大眾檢驗。更諷刺的是,星期一他才信誓旦旦的說他絕對沒有收這瓶酒,結果隔天 ICAC 就拿出他自己寫的感謝信,讓他自己打自己臉。所以說到底,讓他不得不下台的,不是那瓶將近九萬元台幣的紅酒,而是他自己。

我問同事對於州長辭職有什麼評價?她嘲諷地撇撇嘴說,她其實不怎麼意外,因為這位州長上任以來除了反貪腐,就是拼命砍預算還有賣政府財產,很多人早就快受不了他的無能。既然他連這僅剩的優點都守不住,除了下台別無選擇。因為這個故事對於我這個台灣人而言實在太親切了,我忍不住跟同事聊起台灣兩任總統的故事,然後兩個人便開始感嘆怎麼人民只能在貪腐與無能之間做選擇而已。

不過我的同事其實太悲觀了,因為澳洲有一個受惠於適合小黨生存的選舉制度、因而逐漸崛起的綠黨,這幾年更成為有相當大影響力的關鍵少數,在內閣制的政府裡,適時擋下一些荒唐的法案。再加上澳洲人民的公民素質還蠻高的,所以對於政客還是會造成很大的壓力,迫使犯錯的人自己交出政權下台。

相較之下,台灣的政府則像是一列失控的火車,瘋狂地往對岸開去,就算所有的在野黨聯合起來阻擋、就算有人民占領立法院快一個月、就算有 50 萬人民上街頭,對於獨大的行政權似乎沒有太大影響。短時間內這個問題可能無解,因為修憲門檻實在太高,很難將政府改造成一個能適時反應民意的架構。所以目前也只能回到提升公民素質這一個以前看起來很虛無,318 學運後卻看起來很有發展可能性的路上,並且期望有一天公民的力量能大到改變政治,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發展的國家。

(圖片來源:Sydney Morning Herald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Micor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