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白貓Project」將與動畫「咒術迴戰」舉辦聯名活動!周邊商品以及簽名板抽獎活動同步實施!   「碧藍幻想Relink」 公開最新遊戲影像&主要畫面!   開箱《Returnal》美術設計:首重遊戲性的使用者介面、「工業懷舊風」科技,以及玩家輔助功能等   東日本首座位於札幌的電競旅館「VILLA KOSHIDO ODORI」將於三月開幕!並舉辦免費體驗活動!   超音速刺蝟的超繽紛進化!「索尼克繽紛色彩 究極版」!   為編輯部會議室添購IRIS OHYAMA 55吋4K電視「55UB10P」!   《垂死之光2 堅守人性》:看跑酷與創意戰鬥如何點燃精采動作   潮牌Onitsuka Tiger聯乘山下智久 在YouTube開播電競節目TOMO’S GAME ROOM 

開發者大大承認吧,其實你在模仿矽谷工程師的打扮

商業

說到最不修邊幅、賺錢又燒肝的職業,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工程師」這三個字大概會是你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

在美國 HBO(Home Box Office)的電視劇《Silicon Valley》裡所扮演的工程師們,好像都有一套科技制服,一條牛仔褲、一件普通的 T-shirt 再加上一件有帽子的外套,現實生活中,矽谷的工程師們真的是像 HBO 裡這樣打扮的嗎?矽谷工程師真的就是這樣打扮!

本文作者 Stephanie Chan 為 ReadWrite 的編輯助理,主要於《ReWrite》 研究並撰寫文章,以下由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在一個溫暖到不行的下午,我帶著筆電和相機,在舊金山的街上尋找著穿著看起來像我心目中所謂的「科技制服」,也就是和新創公司文化有關的刻意隨性的加州裝扮—就像你知道的,一件公司發的 T-shirt、牛仔褲還有無所不在的帶帽運動外套,看起來是不是跟你印象中的樣子像極了?

你看過這種就像是從電影社群網站《The Social Network》、HBO 的《Silicon Valley》走出來的樣子,這似乎就是在舊金山灣區對科技人一貫的刻板印象。

我出生在舊金山灣區,所以我腦海中已經有個既定的想法,從大眾文化的印象和我自己所生活的現實世界中萌生的想法,在我的腦海中,我先對問題作了假設,也先了解科技風格的起源,如果說只有單一的風格,科技制服大概就是如下圖這麼一回事:

  • 科技制服:程式設計師的累贅?

就如同時尚潮流思想者以及 ReadWrite 的詩人 RuPaul 曾經說過,「我們出生就是赤裸裸的,其餘的都是累贅」。即使身為一個軟體開發者不論穿了什麼乾淨的服裝,他所做的選擇反映他生活、工作的文化,也許它不能說是累贅而是一套由演算法所設計出來並散發著效率二字的服裝。

不論你怎麼叫它,它是社會所建構出來的,不是你與生俱來就擁有的。這暗示了我們什麼呢?

一個品牌化的 T-shirt 和夾克外套,兩個輪子的交通工具,以及流著短硬鬍渣、山羊鬍再到長鬍鬚的臉。是的,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的確穿著夾克外套、Adidas 的夾腳拖,但這個形象並不是建立在任何一個個人的現實中;這是一個結合許多對新創公司風格看起來像怎麼樣想法而產生的樣態

科技制服的主意也是一種對男性刻板印象的表徵,在判斷性別是否為男性時,不會有太多的錯誤,同時這也假定著在科技領域是由男性主導的;這些都是由文化內在以及外在所孕育而成 —— 對許多科技人的形象描述所產生的交集。

如同作者和之前 Facebook 員工 Kate Losse 寫的,brogrammer(由 bro 和 programmer 兩個字混合而成。由兄弟會綽號『bro』和『programmer』兩個詞混合而成。)的是媒體的產物而並非反映現實,也就是說,事實上程式工程師們並非如此;而現在新創公司的員工們正在模仿以往對工程師的刻板印象,其中卻隱含著危險。

危險?穿著牛仔褲、t-shirt 可以有什麼危險?從外表看起來,當然一點危險也沒有。

但是先別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你有想過制服的用意是為什麼嗎?

科技制服的想法不論是上層的規定還是社會眼光的壓力,都對於一個穿著制服的、同在一個圈子裡的、誰又在圈子以外的都會產生疑問與質疑。沒有制服的話,就沒有其他的東西可以用來分辨排除了。

也許在科技圈子內,這是一個向上的影響:年輕的新創企業家直接將大學裡隨性的學生裝扮帶到職場,不只是服裝上的隨性,從一般的會議到董事會都是如此。

  • 從投資者到員工,大家都在學老闆怎麼穿

在崇拜年輕創業家的文化裡,新創公司的老闆通常被賦予著一貫的形象-一件 T-shirt 和短褲,無形中也塑造一種公司氣氛了。

不只是員工,連投資者的穿著也開始追隨老闆;新來的員工也會跟隨這套穿著,下一步你已經猜到了,整個公司看起來就像是它會符合某種講堂,這同時也是下滲影響,一旦在影片、電視裡所呈現服裝的風格後,這些也會列入人們對潮流的選擇。

想想 Mark Zuckerberg,想想 Jessie Eisenberg 在電影《社群網站》中所扮演的 Mark Zuckerberg,然後再想想 Andy Samberg 滑稽的模仿著 Jessie Eisenberg 扮的 Mark Zuckerberg。你會發現,「在科技圈的傢伙」的形象,不只深植在身為科技人的圈子裡,還透過三個層級來呈現和模仿。

杜莎夫人蠟像館(Madame Tussauds)最近展示了一個沒穿鞋子、蠟黃色的 Mark Zuckerberg,穿著 t-shirt、牛仔褲還有沒有 Apple 標誌的 MacBook,光著腳丫、盤腿坐在椅子上,是不是 Mark Zuckerberg 在平常就是這樣子上班的呢?

以這樣的形象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這個形象必定會深植並具體化大家對矽谷的印象吧。

  • Brogrammer 的神話即將成真

如果說,brogrammer 不是真的存在,那《Silicon Valley》的製片人就會創造他們。

如同 Facebook 前員工 Losse,在她關於 brogrammer 的論文中提到,「brogrammer」這個名詞是混合了「bro」和「programmer」這兩個字,加上近幾年來媒體的渲染,儘管一開始只是一個科技圈內的笑話,部分程式設計師認為他們的專業不那麼男性化,而開一個過度補償陽剛氣的嘲笑。

然而,當新創公司和科技界變成一個性感、主流以及程式設計拓展了它的吸引力後,brogrammer 神話,從媒體開始,把它變成了一個理想。如果看了 HBO 的影集《Silicon Valley》,其中把 brogrammer 塑造成一個不停的寫程式碼、縱容大肚子仍穿著緊身 T-shirt、帶有奇怪的口音,聽起來有點傷人,好像沒半點好,因為這些描述實在太接近現實了。

HBO 的《Silicon Valley》以五個人來刻畫,一般人刻板印象中的程式設計師:一個皮膚白、瘦高的白人、一個矮但瘦的亞洲人、一個綁著馬尾、體型胖的、一個留著臉上的頭髮以及一個東印度人(觀看以下影片),這樣的刻板印象忽略我的發現,我試圖找這樣的一群人但我找不到,但是我能從 GitHub 的舊金山總部裡看到這樣的三人組。

這三個 GitHub 員工對科技文化「舒適穿著」態度以不同的姿態面對,GitHub 的 David Newman 將這樣的態度視為「刻意地休閒」,他認為通常在一個科技公司裡,新人會想要穿有公司標誌的衣服,為了代表他們的品牌;然而當將自己從頭到腳都象徵著公司的初始階段過了之後,員工開始經歷一段和公司品牌保持距離的階段。

說到科技公司 T-shirt 的科學是非常複雜的,穿著較新的上衣會象徵著我是新手,剛被雇用的員工,資深的員工已經對於他所扮演的角色感到舒適後,沒有一家公司的 T-shirt 會一直被穿著;又或是說,這些待久了的員工可能會穿著較舊的公司 T-shirt,有著過期的標誌,表示著他們所經歷的這些時光。

對於在一家科技公司有件特定 T-shirt 的習俗,能夠追隨著某些規範,同時也象徵著一種意義、權力以及階級,這也是制服十分吸引人的點。

  • 在科技圈裡,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我巧遇 Lumen Sivitz,Mighty Spring 的 CEO,以及他的腳踏車。

除了要減少碳足跡之外,在一個人的工作打扮上,選擇交通工具也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Sivitz 說他的穿著取決於他今天要做些什麼事情,比如說當今天有重要的會議時,他會穿著整齊的襯衫;而他的同事沒有一個人會花太多錢投資在自己的服裝上,又再一次的提到,在科技圈裡,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說,也許電視上看到的有時候都是對的。

就像許多其他的穿衣風格,科技制服是街頭風格的大雜燴,以及影響著主流。唯一且不變的想法:穿著不是為了成功而是為了快樂。

(資料來源:BusinessInsider;圖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Gearbest 購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