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3D拼圖解謎遊戲《Puzzling Places》即將登上PS VR!   《BRAVELY DEFAULT II》最終預告大公開!   在《NBA 2K21》MyTEAM第5季:英雄時代打造超級強隊   八月份PlayStation Plus遊戲:《獵人競技場:傳奇》、《植物大戰殭屍:和睦小鎮保衛戰》、《Tennis World Tour 2》   「KOF XV」新角色預告!「安琪兒」公開!   The Last of Us Day 2021社群慶典   新《Stranger of Paradise》試玩版現已上線   能夠預覽自己試戴Razer電競口罩「Project Hazel」的AR濾鏡登場! 

【點矽成章:鄭志凱專欄】投資不一定要看投資報酬率,也可以看價值報酬率

商業

60 年代之後,企業社會責任 CSR 逐漸排上了各公司董事會的議程,引起許多投資者的反思:投資的目的在追求資本利得之外,是否也應該考慮社會責任?

美國和台灣資本市場有一個很大的差別,美國以法人投資機構為主,而台灣散戶佔股市 8 成以上,雖然兩者逐利的目的為一,投資行為卻大不相同。美國許多法人投資者將社會責任列為選股條件,甚至成立各種社會責任投資基金,有的明確表態不投資菸酒、武器製造、賭場等,有的專注於環保、綠能或潔淨科技等領域。經過 20 年的發展,社會責任基金已佔全美國基金總資產額的 11%,並且還在持續成長。而在台灣的散戶投資人因為以個人價值取向為主導,少見將社會責任列為選股的考慮因素。

正如社會企業不同於施行 CSR 的一般企業,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是一種新的投資觀念,與上述社會責任投資(Socially Responsible Investment, SRI)不盡相同,其細微但重要的差別在於,後者以社會責任為手段,賺錢為目的,前者卻以賺錢為手段,社會責任為目的。

雖然最近社會企業在台灣受到許多關注,然而各種觀念、實務、制度仍在起步階段。在推動社會企業的整體生態環境中,還有幾個關節需要打通。首先是台灣迫切需要原生型、多樣化的社會創新,其次是公益公司的立法(請參見本人 7 月 17 日公益公司 vs. 私益公司一文),而更重要的可能是計算影響力而非 ROI 的投資風氣。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追求社會價值的影響力資金,空有再多的愛心或創意也無法落實成為企業。

  • 介於捐獻與投資之間

任何運作良好、永續經營的企業本來就能為社會帶來許多正面影響,但影響力投資特別注重對社會或環境問題的解決方案。依據麥克阿瑟基金會服務、掌管 3 億美元基金的 Debra Schwartz 的經驗,她用 5 個 P 來匯總影響力投資對社會企業的貢獻。

Price –影響力投資基金可以接受較低的投資報酬率

Pledge –社會企業向銀行貸款時,影響力投資基金願意提供擔保

Position –影響力投資基金提供貸款給社會企業時,願意接受較低的還款順位

Patience –可以接受較長的投資退場時間

Purpose –任務導向,依企業需要而提供富有彈性的投資或借款方式

因此從本質來說,影響力投資是一種介於捐獻和普通投資之間的投資行為。雖然美國也有許多影響力基金號稱投資報酬率不比一般投資遜色,但如果影響力投資遵從 5P 原則,風險較一般性的基金為大,報酬不見得較高,平均 ROI 自然較低(《TO》編按:ROI,Return on Investment, 就是投資報酬率;是指通過投資而應返回的價值)。

難道真有投資者願意犧牲 ROI 嗎?我們不妨回問,為什麼不呢?一個人只要有捐獻的習慣,為什麼他不能接受 ROI 雖然較低,卻有捐款效果,能產生社會效益的投資機會?

更何況跟捐獻相較,影響力投資人有機會可以回收本金,循環使用,投入下一個社會企業。同時捐獻給人授人以魚的印象,影響力投資則彷彿授人以網,使初創的社會企業在進入經營常軌後便可以自力更生,不必持續倚賴資本挹注。

  • 投資較捐獻更有影響力

一般現代人若經濟上略有餘裕,基本上多數都會一面積極理財,進行傳統投資,追求最大的投資報酬,一面也熱心捐獻,雖然整體財富的 ROI 因而降低,但精神層面的滿足也是一種無形的報酬。

以下用一個極度簡化的例子來說明影響力投資如何可能左右現代人對投資與捐獻之間的分配。

假設某人有 100 萬美金可用資金,他將 95 萬元投入常見的一般性投資,每年有 10% 的 ROI,另外 5% 無償捐獻給各公益組織,平均下來他每年的 ROI 將為 4.5%。

假設影響力投資也是一個選項,他也許會將捐獻的金額降低為 4%,另外投資 4% 在追求影響力的項目,其餘 92% 繼續投入傳統投資。傳統投資的 ROI 仍然是 10%,影響力投資的 ROI 較低,只有 5%,結果在這些假設條件下,他每年的 ROI 將會是 5.4%。投入公益的金額增加了,ROI 卻不見得降低。

這個例子裡 ROI 高低多少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原來他只有 5% 的公益預算,透過影響力投資,他可能將預算擴大為 8% 或更高,換句話說,他對社會公益的貢獻(也就是影響力)從 5% 增加到 8%。如果這個人代表社會多數人,便多出 60% 的資金流入社會公益領域,這是何等可觀的力量。

台灣以愛心充沛聞名國際,遇有緊急災難時捐獻向來不落人後,發展社會企業的遠景令人期待。上述的三個關鍵環節:創意、制度、資金,在台灣社會企業發展的進程中,缺則事倍功半,全則事半功倍。而影響力投資要能普遍,不只需要開發觀念,制定相關制度,更重要的是有心、有能力人士的自覺,以行動參與,最後才能蔚為風氣。

  • 《TO》挑選,《天下獨立評論》其他好讀:

【周一專欄】王健壯:曼德拉的遺產

劉美妤:黑色星期五與節日消費主義

(原文、圖片出處:天下獨立評論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Addid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