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決勝時刻:先鋒》第一季細節公開,包含全新《太平洋戰區》的卡德拉地圖   《緋紅結繫》現已推出,遊戲攻略助你完全發揮靈能潛力   Nintendo TOKYO人氣角色公仔登場!日本各地快閃店同時販售!   FINAL FANTASY VII THE FIRST SOLDIER 上架!賽季開幕!   深入探索《Forspoken》裡的主要反派角色——魔女   《Arizona Sunshine》創作者的PS VR新作《After the Fall》帶來快節奏協力FPS動作體驗   寶可夢系列首款小隊策略對戰遊戲「寶可夢大集結」確定推出時程!   本田翼身穿體育服&眼鏡於「狩獵解禁前!MONSTER HUNTER RISE 線上直播會」登場! 

反服貿・鎖國攘夷如何解決社會停滯不前的問題

商業

台灣 「太陽花學運」發生後有些觀點一直如鯁在喉,事情暫告一段落終於可以動筆。我個人一向認為寫任何分析就貴在理性全面。群情洶湧的時候任何評論都被當作抽水 連平常理性的人也聽不進去,可謂多餘。為免被亂扣帽子,先旨聲明標題不是貶低本土或反服貿,相反的,作為香港人,我看見台灣的年輕人突破黨派意識在守護政 治主體性上的團結讓人鼓舞,只是如果年輕群眾的眼光和識見真心認為以反服貿抵擋對岸紅色資本入侵就能解決問題的話恐怕最終全民要「加倍奉還」。

太 陽花運動與香港的反蝗運動反映了普羅大眾發自內心對紅色資本與大陸經濟對本地入侵的恐懼和反彈。反服貿反的其中一個理據是這是一場官僚政府與資本家之間的 「檯底交易」,這種「暗箱作業」的模式非但有違台灣社會重視的民主核心價值。再者有香港 CEPA 的「前車之鑒」,證明統戰的「大禮」實為木馬屠城。

服貿一旦通過,社會資源便會被自由行掏空,什麼本土文化,生存機通通被通脹和賣身給紅色資本的大企業擠佔,繼而貧富懸殊中產下流化,民眾淪為無產(房產)一 族的廉價勞工,最後淪為大陸經濟的附庸。本來這種擔心合情合理,然而古今群眾運動的一個普遍問題是正確的出發動機往往因為群眾方向感闕如最後走向死胡同。

  • 反服貿走的路是否幕末攘夷派的老路?

反 服貿學運和香港反蝗心態值得憂心的並不是強調「本地主體性」,例如有些關於保護本地資源的權利為經濟長遠利益計是不該外放的。但某些完全脫離經濟實力後盾 依據的排外躁動卻充斥著固步自封的味道。甚至讓人聯想到日本江戶時代的「幕末攘夷」。當年幕府未得天皇「授意」就與美國的外國簽訂開國的通商條約引發了地 方志士的強烈反彈,紛紛指責幕府藐視天皇與外國「蠻夷」簽署了不平等條約,破壞傳統。於是攘夷派借天皇使者之名逼迫幕府「攘夷」趕走要求通商的洋人,繼續 閉關鎖國。外夷的目的何在?不外夷人不(屑)守本邦禮儀,洋人資本砲艦主義侵略等等。

愛國出發點是對的,但攘夷派也不看世界大勢,不理後雙方社會經濟實力後盾的差距,結果鬧成今人看來「不識時務,抱薪救火」的笑話。那麼如果我們把上述的幕府換成政府,攘夷換成反蝗,通商條約換成服貿呢?

說 這些不是為了反對攘夷,只是想挑明停滯是教條主義解決不了的當前問題。再看看日本那些原先的「攘夷派」,取得政權後馬上改弦易轍開國,甚至搞起全盤西化 (叫「文明開化運動」)。難道這些人精神分裂了嗎?當然不是啦你看明治「西化」過頭了,他 又搞起了保育,開始鼓吹傳統文化起來。為什麼?因為這批年輕的維新志士不是讀死書的,他們很快參透了新的列強資本主義舞台上任何「本土文化」和「軟實力」 都需要資本等硬勢力來埋單!

  • 軟實力要靠硬實力支持

強 調本土意識來保護國家或地方的「主體性」一點問題沒有,但必須認清「本土」的本質是一種價值。一種理念只可能是「軟實力」而非「硬實力」。任何族群要談 「軟實力」,得在市場上保有足夠競爭力的先進載體「硬實力」來支持(好比荷李活明星的星味,要靠特技、電影發行網絡、版權等元素來支撐。網絡公司要撇清抄 襲惡名,享受世人擁戴,你必須有傲人產品和龐大的用戶群)。

缺乏硬實力的話,任何冠冕堂皇的壁壘藩籬最終面對科技經濟滲透,被攻破也只是時間問題。例 如明朝和德川幕府用鎖國方法儘可擋住葡萄牙人之類的第一代崛起海權力量,但這個勝利結果只令自己繼續故步自封,最終在面對英國人等第三代工業海權國時便要 全國人民「加倍奉還」了。歷史上,以「壁壘手段」抵抗外國資本剝削本地中小企和勞工在短期內是可行的,但背後關鍵是你地躲起來苦練硬功,如果閉起關來繼續 「南陽高臥」可就危險了!重申 「壁壘手段」是暫時性有效,視乎雙方的經濟和技術的差距有多大。

  • 擋得了紅色資本一時,擋不了網絡經濟全球化一世

當 然筆者作為香港金融圈的人,對「紅色資本」的侵略和滲透,有非常切身真實的感受。但有時候撫心自問:十幾二十年前大陸只是一堆被港台資本利用的血汗工廠, 他們連和外國人打交道都不懂。如果知識產權制度那麼落後,精英層只是一味的「腐敗」的國家,都出現擺脫代工廠命運走上世界級的偉大民企(特別是網企),那 麼港台的先進資本這些年究竟在幹什麼?近年我們的媒體老是吹噓我們的制度保障優勝。我納悶,那是軟實力,那麼硬實力怎麼樣呢?是否在倒退?怎麼不正視原因 所在?

然後就會有人祭出民主制度的穩定性,獨裁冒進不能持久之類的說法。好吧,但我想大部份人還不知道科技顛覆舊有秩序和遊 戲規則的大潮正無情的高歌猛進。看美國的情況,兩黨國會輪替和總統選舉的約束效果早就被進化的資本力量透過各種遊說獻金侵蝕殆盡。就更不用說以後各行各業 數據化後掌握大數據武器的新興資本的滲透力。

今天袖手旁觀閉關自守,他朝本地企業也學習對岸的網絡公司搞「互聯網 顛覆實業」,你難道要立法要求每家公司最少請幾多個雇員才准營業?現在的科技演進一日千里,千萬別一朝睡醒發現我們和清廷與幕府沒兩樣,在新的 21 世紀技術資本主義突然強行叩關時才發現自詡先進的 20 世紀民主議會竟和 19 世紀宗法禮教社會一樣粗陋,國門一開民間弱的只能任人予取予攜。

(圖片來源: billy1125,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Gearbest 購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