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KOFXV公測!名古屋「コミュファ eSports Stadium NAGOYA」現場報導!   《審判之逝》裡的經典Sega遊戲   《Mass Effect傳奇版》:再平衡、微調與機制強化處理   DualSense無線控制器為即將上市的遊戲帶來嶄新體驗   特別訪談《尼爾:人工生命》的作曲家岡部啓一先生,暢談新舊版《人工生命》的樂曲製作祕辛!   IKEA於東京電玩展開店 ! 將在活動聯同ROG推出新電競家具 !   《The Persistence Enhanced》6月11日登陸PS5,支援視覺和效能強化   DeNA 公開可以將任意聲音轉換成角色聲音的聲音轉換 AI「VOICE AVATAR 七聲妮娜」 

繼「學習」蘋果之後,三星接下來改成 Follow 小米機和亞馬遜了?

手機

在蘋果發布 iPhone 5s 之後,三星很快推出了金色版的 Galaxy S4,它遭到了許多人的嘲笑——蹩腳的模仿。在這之前,三星發布的 Galaxy Gear 智能手錶也因為並不突出的工業設計、搖擺的定位和對 Android 應用兼容性的問題,迎接過一場鋪天蓋地的質疑和批評。

三星已經是全球市場佔有率最高的智能手機製造商,但人們對它總是缺乏寬容。哪怕它在一些領域也在進行創新探索:比如剛發布的 Galaxy Round 採用的柔性屏幕技術,以及 Galaxy 4 的眼球識別的前沿技術,但人們對它的評價通常是「這玩意兒有什麼用? 」——換作是 iPhone 5s 的指紋識別技術,人們的嘴臉就不同了。

不過這也反映了市場普遍對三星的觀感:三星的產品似乎永遠都缺乏足夠的說服力。每一代 Galaxy 手機都像俄羅斯套娃一樣——越做越大的屏幕、不斷提升的參數、一成不變的塑料外殼和無法根本改善的體驗。

  • 三星一直以來扮演「跟隨者」角色,但小米在軟體的精進速度、產品擴張速度超越三星了

這一點現在顯得尤為突出。三星是強大的跟隨者,它已擊敗摩托羅拉、諾基亞、索尼這些舊秩序的代表;但它面對的挑戰並非來自身後的 LG、聯想、華為和中興們。以中國手機製造商小米和魅族為代表的新勢力,才是三星真正的挑戰者。

你可能不喜歡雷軍那從「100 萬張圖片中選壁紙」的營銷橋段,也可能反感傳說中的 J.Wong 神話一樣的創新牌坊;但你不得不承認,小米即便帶著 Android 的鐐銬,但在操作和交互設計細節上的創新的確值得玩味,而且它們已經確立的品牌形象和印記,其鮮明和清晰,遠非三星可比。

更重要的是,小米們在軟件的持續精進、產品線擴張的速度、打破傳統規則的營銷和銷售方式,以及不斷摧垮價格壁壘等方面,進展的迅猛遠在三星的意料之外。

除了手機之外,已經發布的小米電視,以及我們披露正在小米生產的智能手錶……,在 Android 設備的產品線上,小米正在與三星展開全方位的競爭,在中國銷量超過蘋果之後,它即將成為三星在中國市場最大的敵人。

而且,這個競爭可能是全世界範圍的——小米正在國際化。Android 核心成員 Hugo Barra 加盟小米,讓小米一下成為美國主流媒體報導智能手機競爭格局時,在蘋果、三星、摩托羅拉之後立即被提及的「主流」玩家。

三星從來就不是一個領跑者。從透過「緊緊跟隨蘋果」的戰略崛起至今,三星一直扮演的是跟隨者的角色——緊隨市場動向、快速反應、見縫插針,為消費者提供他們需要的產品。

接下來,三星的模仿對像變成了小米和亞馬遜。

  • 三星要學的是:如亞馬遜賣 Kindle ,先用低價設被佔領市場、再用軟體和服務賺錢

記得 8 月時,雷軍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稱「小米科技更像帶有 Google 元素的亞馬遜……,小米科技銷售智能手機,就像亞馬遜銷售 Kindle 硬件設備一樣。」不難理解,在雷軍的規劃中,小米應當如同亞馬遜一樣通過廉價的設備佔領市場,然後利用軟件和互聯網服務獲得利潤。

而這也是三星當前的業務重心。

雖然巨大且穩定的出貨量使它無需放棄硬件利潤去佔有市場,但在硬件之外,為用戶提供優質的軟件和互聯網服務,並從中獲取利潤,是三星亟需完成的轉型。與蘋果不同的是,這三家廠商並不是 Android 操作系統的所有者,他們都需要在 Google 的生態佈局下重新建立自己的王國。

今年年初,三星就參與了地圖服務 Waze 的競購,可惜它最終落入了 Google 的囊中,而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三星的收購清單上還有包括 Unity Technologies、Green Throttle Games、Atari 、Glympse、Everything.me 和 Rounds。它們中的前三者都是著名的遊戲及遊戲設備開發商,Glympse 是一項位置分享服務,Everything.me 是搜索引擎,Rounds 是視頻聊天應用……除了遊戲之外,剩下的這幾家都是能夠與手機深度整合的互聯網服務。

顯然,三星希望它們能夠為三星的用戶帶來具有更優質和差異化體驗的定製版操作系統,它們也要比眼球識別這類暫且對用戶而言不痛不癢的功能實用得多。

可以看得出,沒誰想比三星變得更「軟」。

  • 三星要學的是:以應用平台為核心,搭建屬於自己的第三方生態系統

除了對軟件及互聯網服務收購來優化操作系統外,三星還在學習小米和亞馬遜,以應用平台為核心去搭建屬於自己的第三方生態系統。

兩個星期前,我在一場活動上見到了三星大中華區副總裁,三星通信研究院院長 Dan Wong,這個小型活動的參與者清一色的是中國的移動應用創業者,Dan Wong 的大部分演講內容也都與他們相關——三星有包括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智能電視、智能手錶和智能相機在內的各種移動設備和龐大的用戶基數,渴望與這些第三方應用一道搭建一個全新、優質的應用生態圈

他還舉例與騰訊合作推出 Galaxy Gear 上的微信定製版來加強說服力,並表示還會有越來越多與中國普通創業團隊合作的應用會登陸這個平台。

不過,三星也有自己的側重點。Dan Wong 告訴我,考慮到如今移動應用的盈利能力,移動遊戲會是他們最感興趣的方向。他認為三星在跨終端上的支持,以及覆蓋各種尺寸的完整的產品線是吸引遊戲開發商的最大優勢。

當然,除了在互聯網服務和軟件領域的入侵外,三星在硬件產品線上的覆蓋能力也是我們不因忽視的。Dan Wong 分享了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觀點:如果手機屏幕越做越大,那麼人們對其的使用方式可能發生改變,例如將手機放在背包或手提包中,這時,利用外設去完成一些更加便捷的操控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推出 Galaxy Gear 並只允許它兼容 Galaxy Note 3 和 Galaxy Note 10.1 這兩款大屏幕設備的原因。

另外,即使是我們看來缺乏創新,外觀單一的 Galaxy S 系列,三星也做到了覆蓋不同的運營商網絡,加上各種配色,最大程度的幫助三星覆蓋更多用戶的需求,這也讓他們在面對第三方開發者時更具說服力。

我們也不應當忘記三星那些遭受失敗和挫折的產品——自有的操作系​​統 Tizen 以及曾經名為 S Cloud 的雲服務。雖然它們一個已經宣告失敗,另一個因為不成熟而回爐再造,但它們讓我們看到了三星在操作系統、智能家居和互聯網基礎服務上的願景。

除了鋪天蓋地廣告的營銷手段有些陳舊,三星向互聯網服務提供者的轉型正在加速——你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三星在舉行各種各樣的黑客馬拉松,還準備召開它的第一次全球開發者大會。這樣,硬件創新上的捉襟見肘就不再是最主要的問題了。

(轉載自合作媒體 PingWest;圖片來源:liewcf,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手機新聞

Micor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