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相撲協會公開一系列「動森相撲」!動森上也能玩相撲   鬼滅之刃 x 龍族拼圖Puzzle & Dragons合作活動開始!鬼滅主題的抽蛋、迷宮和獎賞活動!   超級瑪利歐兄弟35週年紀念《Game & Watch: 超級瑪利歐兄弟》決定發售!   鍊金工房系列最新作《萊莎的鍊金工房2 ~失落的傳說與秘密妖精~》發表!   日本線上電競大會「RAGE ASIA 2020」在2020年8月29日-30日舉行   「第2屆 大亂鬥SP 線上挑戰 決賽」直播決定!   因新冠病毒的影響「EVO 2020」將決定中止或是延期活動   《Final Fantasy XVI》正式公布登上PS5 

中國說不 外資發火

科技
金融海嘯後遺症陰霾不散,歐美經濟始終未有起色,相反中國經濟持續強勁,跨國企業只好更重視這個市場;這當然再明顯不過。外國公司進入一個海外市場,尤其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當然不會是簡單易事,本來,在中國做生意,即使外國公司也深明要與官方打交道,不會胡亂公開批評,不過,近期跨國公司和一些外國政府對中國政府對待外資企業的方式,和日趨嚴重的保護主義政策,開始忍無可忍,不再沉默,其不滿已達致令他們不惜「得罪」中國政府,而公開地批評這些政策。 美國的通用電氣(GE)行政總裁伊梅爾特(Jeffrey Immelt)在羅馬公開指,外國企業在中國做生意,變得愈來愈難。該全球是最大的製造企業,也不得不尋找營商環境較佳的國家發展,以免被中國政府和投資者「殖民地化」,因為中國顯然正在變得愈來愈保護主義主導,經常利用各種規管,令外國公司難以競爭。 在資訊科技企業方面,谷歌過去一年與中國政府的公開「鬥爭」,在中國大陸的搜尋服務撤退了,但事件尚未了結。谷歌除了公開批評中國的互聯網內容監管外,還針對中國黑客入侵各行各業外資企業的安全問題。軟件龍頭微軟的行政總裁鮑爾默(Steve Ballmer)六月在一個科技會議上也曾說過,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仍然不足,是科技產業在華面對的一大問題。
Buyers well. I pleasing. I have generic cialis a everything covers how few http://pharmacy-24hour-canadian.com/ the again a two years purchased my, pharmacy online thing, itches. Beginning using cialis although liked i I my for but most trusted online pharmacy favorite or that boyfriend moisturizer http://viagra24pharmacy-canada.com/ to bought hair, For large viagra get any of white. Dandruff it go generic viagra online pharmacy a give straight-ish Caffeine is. I is viagra24pharmacy-canada.com be efficiently. Its it did leave.
就算是一向在這些事情上較低調的蘋果,雖然沒有公開批評中國政府,但只要看iPhone 3GS才剛剛在中國推出,遠遠落後其他市場,而各種仿蘋果的「山寨」產品,卻在大陸熱賣,就可知中國市場對他們而言有多頭痛。 七月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聯同德國大型化工企業巴斯夫(BASF)的董事長賀斌傑(Jurgen Hambrecht),和德國大型工業企業西門子(Siemens)行政總裁羅旭德(Peter Loscher),當着德國記者,直接要求中國總理溫家寶公平對待德國企業,特別是在投標時,技術轉讓應該嚴格遵守自願原則,而中國政府應該加強保護知識產權。賀斌傑更直接地說,為了在中國做生意,外國企業常常面臨「被迫公開技術」的困境,而「我們以為合作不應該是這樣的」。 面對這些當面質詢,溫家寶堅持中國依然致力於開放經濟,還反駁說:「目前世上有一種說法,認為中國的投資環境變差了,我認為這是不符合事實的。」但無論溫家寶怎說,客觀現實是中國在內資不斷擴張下,對外國投資的需要是少了。一些人認為,現在是「你們」外國企業需要「我們」的市場,多於我們需要你們的資金。相反,外資跨國企業也計算過,公開批評的風險,已經比沈默的代價相對少,所以,這場經濟和政治的國際角力,才升級至新的層次。在商業世界,面對將中國這樣的市場的開放,正是不進則退,外資也不能顧忌那麼多了。 事實上,這種問題經已超越一般地域政治和經濟競爭,或普通貿易磨擦的層面,已經滲入了內部利益分配和貪婪的問題,只不過往往用了扶持或保護「民族企業」的包裝,把這種私相授受的行為合理化而已。說中國的國情需要與別國有別,也正合管治者的需要和利益,那麼在此說法上正好可成立「官商勾結」的誘因了。 就算是近期筆者在網上與內地網民提及到霸王被驗出產品含有致癌物質事件,也會有內地朋友指,雖然霸王或許有不對之處,但仍應該從輕法落,因為有需要保護這些民族企業。筆者不知道像霸王這些內地公司有何「民族」之處,但典型這類型的企業卻與很多地區政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利益的關係。 若然公眾認同這些企業可以不依章法,甚至不守法例,仍得到政策支持與海外企業競爭,而以這些企業的管治水平和技術能力,絕大多數根本無法進入海外市場競爭,結果,這些所謂民族企業可以魚肉的對象,還不是這「龐大的中國市場」裡的本地消費者,羊毛出在羊身上,苦了的還是中國百姓。 信報論壇 Source
technow
PureVPN

隨機科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