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HYDE全面監製!個人活動20週年紀念遊戲「HYDE RUN」啟動!   人氣動漫作品改編遊戲「鬼滅之刃 火神血風譚」決定登上PS5與Xbox以及Steam平台!   《Two Point Hospital: Jumbo Edition》從醫院送上一劑荒謬良方   滿載追加要素! 《魔法氣泡™ 特趣思™ 俄羅斯方塊™ 2》第二波免費更新今日起開放下載!   魔物獵人 × Bauhutte!?艾路版「廢人裝」在卡普空網路商店登場!現正開放預購中!   《Returnal》遊玩影片:近30分鐘的全新畫面公布開發細節等內容   賀《貓咪大戰爭》下載突破6000萬次紀念活動&「哥吉拉」聯名同時開跑!   日本任天堂推出「Nintendo Switch黃金週特惠」!快來撿便宜吧! 

綠色恐怖

商業
《草泥馬續集》:新網絡神獸「鹿霸」出現,與河蟹聯手,對付草泥馬,中原從此多事,草泥馬能否打敗鹿霸呢? 不知就裏的朋友可能看得一頭霧水,簡單來說,「鹿霸」其實是內地網民為軟件「綠壩」起的名字。日前,中國政府突然宣布,從7月起,強制在內地出售的新個人電腦,需要預先安裝過濾「不良網站及內容」的軟件「綠壩—花季護航」;官方指出,綠壩是「保護孩子健康成長」的過濾軟件,但那實在是將審查中國人的通訊推到個人層次的極端措施。 中國政府監控互聯網非新鮮事,且早在引入互聯網前就計劃好。今次引入綠壩,是繼「防火長城」在互聯網供應商甚至對外電訊商入口點過濾與監察內容外,要再插手監控個人電腦? 具中國特色 雖然有關消息在「六四」周年過後不久宣布得有點突然,但原來內地網友發現,早在去年5月14日,中國工業和訊息化部已就「綠色上網過濾軟件產品一年使用權及相關服務採購」公告結果,以總值4170萬元人民幣成交,批給鄭州金惠計算機系統工程和北京大正語言知識處理科技。由此可見,這事並非突如其來,反而可能是因為「六四」二十周年的敏感性而延遲了公布。 當然,有些西方國家也有在其法律或行業守則下,要求互聯網供應商向家庭用戶提供過濾軟件或相關資料,但筆者從沒聽過政府強制個人電腦商安裝過濾軟件,更莫說指定安裝單一軟件,和相應的單一過濾黑名單,故此,這兩點都具強烈的「中國特色」。 既然已有防火長城,當局又何必多此一舉?始終,在網絡商過濾資訊不是已經「有效」和徹底嗎?只要我們從中國政府全面監控社會任何角度的思維去想,便能理解他們認為防火長城仍有漏洞:很多人公然使用各種規避軟件「翻牆」;Web 2.0 應用以用戶創造內容為核心,以網址為主的過濾根本無用,除非把整個 Twitter、Facebook 及 YouTube 都禁止進入。 「綠壩」一出,另一個焦點是,不欲使用綠壩的用戶,能否安全移除這據說是「用戶可選擇安裝與否」的軟件?就算可以,也再一次要問何以多此一舉?已有不少國內外專家和網民分析發現,用戶在卸載綠壩後,仍有「殘餘碎片」留在用戶系統內,情況與一般間諜軟件或木馬程式相近;用戶只能重新安裝電腦的操作系統,才有機會完全刪除綠壩。即使如此,我們不可忘記,絕大部分用戶並非電腦專家,不欲或沒有信心把新買的電腦「搞搞震」,寧願乖乖「自我審查」,所以,這種措施即使在技術上非萬無一失,製造出來的白色恐怖(綠色恐怖?),已可令政權達到目的。 這些批評一出,中國政府又再使用過往數十年不變的舊調回應,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秦剛堅持引入綠壩是「避免對社會公眾有害的訊息在網上傳播」,否認有其他目的,說「政府企圖控制網民」是歪曲事實,外國記者繼續追問,他就動氣反駁:「你有小孩嗎?如果你有孩子,或者你今後將要有孩子,我想你能夠理解……」然而,中國勇敢的網民至今已發現綠壩有疑似鍵盤紀錄(keylogging)甚至螢幕擷取(screen capture)功能(通常是在間諜軟件多於在正常內容過濾軟件找到的功能),可能把用戶使用資料輸往兩個內地數據中心等等,官方發言人豈非又再睜大眼睛講大話? 七一神劍 此外,有人分析綠壩的源碼後發現,部分可能是抄襲海外軟件,也有內地網民迅速找到綠壩的漏洞,破解軟件中由家長設置的密碼,取消所有過濾限制;總體來說,就算只以過濾軟件角度來比較,綠壩也只不過是件非常「麻麻哋」的國貨。當然,我們現在無法肯定7月1日後在電腦預先安裝的版本相同,但也沒有證據看出不足三周後就有完全不同的版本將出現。 其實整個強制安裝綠壩的措施,還引出了一系列難以解決的問題,例如:措施只針對使用微軟操作系統的個人電腦,是否對蘋果電腦或 Linux 有利,而對微軟不公平?綠壩至尊,對中外江湖中其他過濾軟件是否不公平競爭?措施若影響到企業購買的新電腦,而綠壩軟件若不能通過企業資訊保安標準,企業甚至外國使館要重新安裝或其他加工而增加成本,怎能說得過?最「慘」的可能是歐美電腦公司面對的兩難局面,不依從「中國法律」不能做生意,但依從的話其本國內人權組織、政客,以至國會肯定不會隨便放過他們,怎辦是好?還有,假如綠壩源碼原來是侵權的翻版貨,電腦商是否享有「安全港」保障,會不會被控侵權?綠壩神獸這七一神劍能否如期出鞘,恐怕仍存未知之數。 說到底,市場和整體網民還會發揮最後決定性作用。內地新浪網的網上民意測驗至今發現,約86.4%的用戶並不考慮使用綠壩,8.2%表示會考慮,5.4%答「不好說」。筆者也深信內地反應快速的業者也將找到不少商機,例加電腦商場內將出現「山寨加工店」,可能加十多二十元就可以代客重新安裝操作系統,正版與否就不得而知了,但此舉除了令微軟大為頭痛外,這些軟件的安全性成疑,很可能成為散播惡意軟件的最佳拍檔;此外,綠壩本身作為過濾軟件的更新網絡,也必然成為黑客攻擊目標,筆者只好向綠壩說句祝君好運,因為在技術上整個安排根本站不住腳,只是當權者一廂情願之作。 綠壩事件其實還有很多角度值得思考,例如在國內外有不少家長其實是支持的,所以綠壩對於其他國家地區的不良內容過濾爭議,尤其是對香港的淫管條例諮詢的可能影響,是很值得關注的問題,未來有機會再談。 本周六,多個資訊科技和資訊保安組織將在理工大學舉行「解剖綠壩」研討會,在技術層面上分析綠壩是什麼,做什麼,不做什麼,內碼和黑名單資料庫包含什麼,沒有什麼,看完我們和中國網民的驚人發現之後,大家自已決定這是什麼回事。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9年6月15日
TechNow 當代科技

隨機商業新聞

Micor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