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系列最新作「BIOHAZARD VILLAGE」!確定於2021年PS5、Xbox SX、Steam三平台發售!   在家免費POP’N!《pop’n music Lively beta版》發布!   破解《Deathloop》致命循環之謎   《Marvel’s Spider-Man Remastered》詳情   《Fall Guys》第2賽季為線上競技場帶來全新回合和中世紀亂鬥   PlayStation®Partner Awards 2020日本及亞洲地區頒獎典禮今日正式舉辦!   碧藍幻想 x 鬼滅之刃 聯乘活動舉辦日期決定!   台灣陪玩平台nicee的日本版?!陪玩Apex、League of Legends等超人氣遊戲的日本陪玩平台「GameRoom」公測開跑! 

矽谷連續創業家 Steve Blank:想找我喝咖啡聊創業,你應該這麼做

商業

關係也是生產力,人脈關係在中國社會的重要程度可見一般。可是大人物都很忙,結識他們的門檻也很高,如何去結識大人物呢?本文作者史丹佛創業學教授兼連續創業家 Steve Blank 給予了建議。(以下文字以作者 Steve Blank 第一人稱撰寫)
傑森是我認識幾十年的一位創業者,今天他來到了我的農莊拜訪我。他剛剛把自己的公司高價出售了,現在正在考慮下一步打算。因為他不在矽谷,所以他想利用電子郵件認識一些矽谷的投資者和企業高層,並且交流一下看法。

我每天都收到上百封電子郵件,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說「我要和你一起喝杯咖啡,聊聊我的想法」,或者「我有事向您請教」。為了躲避這種煩擾,我現在不得不對這種郵件進行過濾了。所以我就很好奇,傑森到底在通過什麼方式跟那些大忙人建立聯繫呢?

  • 大人物都很忙,實在沒時間承諾每個約訪

「哦,我說我有些想法,能否一起喝杯咖啡聊聊。」我這時意識到大多數創業者確實不知道如何讓那些大忙人注意自己,並與其會面。

矽谷有一種「互助文化」,不要求任何回報的情況下,我們盡量互相幫助。這是一種出現在 1960 年代的文化,當時因為半導體業務面臨強大的外部對手,所以同行會互相幫助,來共同解決晶片製造過程中的各種漏洞。這種文化在 1970 年代的「家釀計算機俱樂部」中繼續保持,並一直延續到今天。

不過情況也有點變化,就拿我來說吧,因為我一直在教學生創業,所以我的會客清單第一位的肯定是我目前的學生,然後是以前的學生,然後是我投資的風險投資公司,最後才是其他不相干的陌生人。

但是現在,我已經教過了一千多名學生,所以每天我的約見請求還是過於多了,多到我實在無力應對。(我曾經想通過更進一步的要求來過濾這些邀約:一定要在我公司見面,邀約者所在工作地點必須距離史丹佛大學一小時車程之內,但是這都已然不夠了。)

  • 約訪大人物是有方法的

所以,我又想了用另外的方法來篩選與誰見面。

我不是一個投資者,所以我不是來找創業者進行投資交易的。這些創業者找到我是因為他們認為我可以為他們提供有價值的建議。

如果我有無限的時間,我會接受所有「喝杯咖啡吧,我有個點子」的邀約。但我顯然沒有這麼多時間。所以我現在會優先考慮的是:誰能給我提供一些回報。

給我一些知識、技能上的回報

不,我說的可不是錢,也不是股票。我指的是,誰能教給我一些我不知道的有趣東西。所以,如果有聰明點的創業者對我說,「我想跟您喝杯咖啡跟您交流一下想法,我剛學會了關於某個行業或領域的知識,我想跟您說說。」我一定會欣然接受的。

這樣,對我來說,見面就從一個單向地向對方分享的事情,變成了一個雙向互相學習的過程。我的這種要求,無疑對邀約者提出了新的挑戰:這迫使他們去思考,他們有什麼東西值得分享,並且以一種引人入勝的方式分享給他人。

雖然這聽起來像一個「如何獲得與 Steve Jobs 會面機會」的噱頭,不過有意思的是,這種「雙向交流的會談」,也可以用於創業者們尋找客戶,我每次都跟我的學生們說:「不要只是詢問你的客戶什麼時候有時間,而是要讓他們相信,和我交談可以得到有用的技能和知識。」

相信我,這種方法會在約見大忙人時增加很多勝算的,無論你要見的人是投資者、公司高層還是退休創業者。

(轉載自合作媒體《i 黑馬》; 圖片來源:The DEMO Conference,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Micorsoft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