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跳繩」也能「跳繩」。Nintendo Switch《Jump Rope Challenge》期間限定免費下載!   人氣遊戲最大30%OFF!日本My Nintendo Store將舉辦「Nintendo Switch サマーセール 2020」優惠活動!   梅原選手電競團隊「Team Beast」和鬥魚營運「Mildom」簽約   FINAL FANTASY VII REMAKE突發公開遊戲本篇預告片!   Nintendo Switch 試玩同樂會推出混亂烹調動作遊戲《Overcooked! 2》!   「鬼滅之刃」和「他媽哥池」合作!「鬼滅他媽哥池」將於2020年10月登場!   利用PlayStation主題背景為視訊通話注入活力   背肌臘腸狗將參戰動物之鬪最新作《Fight of Animals: Arena》! 

這位穿戴式科技教父,在無線網路還沒誕生前就把科技穿起來了

商業

在麻省理工學院,Alex Pentland 是人類動力學實驗室(Human Dynamics Lab)以及 Media Lab Entrepreneurship 計劃的主管。平時他更喜歡大家稱呼他 Sandy,然而他其實還有一個更加廣為人知的外號「Grandfather of Wearable」。

Grandfather 這樣的稱號,不是隨便一個人能受得起的。之所以別人願意這樣稱呼 Sandy,完全是因為他在穿戴式科技領域的高瞻遠矚。1986 年,從史丹佛大學重新回歸麻省理工學院的他,啟動了屬於他自己的第一間實驗室,名為 Looking at People。

30 年前,不要說無線網絡,連網路都沒有真正出現,穿戴式科技是一個聞所未聞的概念,而 Sandy 卻要在這樣一片空白的情況下進行摸索。這個實驗室,隨著 Sandy 啟動名為 Wearable Computing 的項目,裡面聚集著後來在可穿戴領域名聲鵲起的人,比如一代電子狂人 Steve Mann,以及負責 Google Glass 開發的 Thad Starner。Wearable Computing 這個項目頁面下,還能找到他們當年發表的論文

1998 年,Sandy 在《科學美國人》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介紹了當時實驗室所取得的研發成果。文章標題叫《可穿戴智能》(Wearable Intelligence),篇首語裡寫著,「嵌入超小型計算機的衣服、鞋子和眼鏡,或許成為『最聰明的』新時尚配件。」

文章裡介紹了很多有趣的項目:比如 Vest Worn,功能就好像多啦 A 夢裡的翻譯魔芋,能夠把人說的話轉換成另一種語言;他們還讓 Model 穿上電視記者的馬甲,並在手套上鑲嵌攝影鏡頭,而頭上則戴著眼鏡式頭戴式顯示器,看上去像是新新聞時代的記者模範;還有能夠直接掃描條形碼的戒指,可以把人走路的步子轉換成音樂的鞋子;還有用於社交用途的項鍊狀的設備,可以顯示自己的名字以及其他願意跟別人分享的訊息,參與 Party 的時候,會比較好用。

在這篇文章中,他明確表達了這樣的觀點:

穿戴式科技不會那麼打擾,讓人分心,比起其他工具,人們就可能用更多不同的方式與它們連接。(這樣的設備)就是你可以一直佩戴,並且改變你的認知和你的行為的工具。當我們適應可穿戴設備,並且用其改變我們的個人習慣,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整體的文化也會為之改變。

他也預見在沒有經過優秀的設計的青島下,穿戴式科技比如智慧型手錶所帶來的訊息超載等之類的問題。

而現在,Sandy 以及團隊孵化一家名為 Sociometric Solution 的公司,它專注「量化辦公室」這樣前沿的研究領域。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該公司在員工的姓名牌中置入感應器,以研究工作場所的社交狀況。姓名牌能夠監控員工在辦公場所是沿怎樣的路線走動的,與哪些人用什麼樣的語氣交談。」

不管怎麼樣,如果你​​關注穿戴式科技的發展,那麼 Sandy 是你最應該關注的人。

(資料來源:ifanr

Source: techorange.com

Micorsoft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