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2021年2月《State of Play》:完整回顧   《Tribes of Midgard》發行後計畫公開   《Nour》:跟食物的副主廚——互動式原聲配樂——同工同樂   LoL與UNIQLO「UT」合作!《英雄聯盟》UT日本開始販售!   PS5獲指定為NBA 2K League的官方主機   推出《Sol Cresta》:PlatinumGames 時隔 36 年製作太空射擊續集遊戲   前進H.E.L.M.——一窺隨天選季節來到《天命》的全新特色   動人的《Kena: Bridge of Spirits》預告片揭露新遊戲畫面與故事細節 

遊玩《God of War Ragnarök》之必知的故事情節

電競・遊戲

2018年《God of War》在PS4推出,讓粉絲們得以一窺克雷多斯過去不為人知的一面。如果您還未體驗過這對父子在北歐神話世界的旅程,或者因為時間過太久而有點記憶模糊,別擔心,我們將帶您迅速回顧至今為止的故事情節。

為迎接即將在11月9日推出的《God of War Ragnarök》,我們邀請到最棒的兩位說書人:總能帶來驚喜的Felicia Day,和世上最有智慧的男人Mimir,與您一同重溫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在《God of War》(2018)的精彩旅程!

全新影片《Myths of Midgard》是個以動畫呈現的故事,細數《God of War》(2018)中的各個事件,帶您一覽前作劇情。

觀賞前請注意,影片中包含劇透!

當然,若要體驗《God of War》(2018),最好的方法還是自己扛起利維坦之斧,跳進遊戲中闖蕩(此遊戲包含在PlayStation Plus升級和PlayStation Plus 高級會員方案內*)。您也可以把握PlayStation Store夏日優惠,在8月17日之前5折購入《God of War》(2018)數位豪華版!

想要《God of War》(2018)更深入的故事摘要嗎?閱讀全文即可取得完整回顧。

《God of War》(2018)劇情回顧

我們的故事始於一場落幕:菲的葬禮。她是阿特柔斯的母親,克雷多斯的妻子。她留給家人的遺願,是把她的骨灰撒在九界最高的山峰上。以這個願望為起點,父子兩人踏上旅程,他們必須齊心協力面對危險的北歐荒野。那裡充斥著野獸、怪物,以及與他們敵對的諸神。

父親

克雷多斯意圖忘卻身為斯巴達亡魂的血腥往事,但那段為人、為神的過往卻揮之不去。他與阿特柔斯的關係一向疏遠,僅以嚴厲的紀律維繫著。如今愛妻已逝,克雷多斯在悼念的同時,必須學習成為兒子所能依賴的父親,確保兩人能在這趟跨越遙遠國度的旅程中活下來,讓菲得以安息。

兒子

年幼的阿特柔斯面對突如其來的喪母之痛,和父親的冷酷疏遠。他兒時病痛纏身,直到最近才康復到足以應付旅程,但他一心想要完成母親的遺願,向父親證明自己很堅強。

阿特柔斯向母親學過弓術和狩獵的方法,希望讓克雷多斯看到他有能力在旅程中一展身手,不再是個病弱的小男孩。

陌生人到來

在菲的葬禮後,一個神秘的陌生人來到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面前。他似乎想挑釁來自遙遠國度的傳奇戰神,與他一戰。巴德爾自稱是由奧丁派遣而來,調查這個住家和居民,暗示他和其他北歐諸神深知克雷多斯的過往,瞭解得比他的親兒子還要多。

兩人的血腥鬥毆令房屋周圍的大地和巨岩紛紛崩裂,也揭示出巴德爾沒有任何感覺的事實:他無法感知疼痛,內心也毫無喜悅。兩人勢均力敵,不過克雷多斯最終駕馭憤怒之力,擊敗了巴德爾。雖然擺脫了臨頭危機,但克雷多斯意識到,他的家和兒子不再安全。他們必須立刻踏上旅程,無論阿特柔斯是否準備好出發。

在意外之地交到意外朋友

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以為他們要找的是米德加爾特的最高峰,因此一路向著國度內的最高山峰走去。

在路上,他們遇見了胡睹兄弟檔布羅克和辛德里,兩人是知名的矮人鐵匠。雖然布羅克和辛德里兄弟關係緊張,但見到克雷多斯手中的利維坦之斧後,兩人都伸出援手提供服務,因為這把斧頭是他們親手為菲所鍛造的。克雷多斯的亡妻曾是他們的朋友。

父子兩人還遇見了神秘的林中女巫,得到她的幫助,學會了彩虹橋的使用方法。利用這個魔法工具,父子得以穿梭九界。之後,女巫的身份揭曉,她是華納神族女神弗蕾雅,巴德爾的母親,也是奧丁被流放的妻子。

任務完成!完成了嗎?(其實沒有)

遵循弗蕾雅的指引,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終於要登上峰頂,卻在那裡遇到了巴德爾。他身邊跟隨著兩個壯漢,索爾之子曼尼和摩迪。父子兩人偷聽到這幾個阿薩神族審問一個被囚禁在樹裡、與樹融合的人,不過他含糊其辭,所以他們沒得到什麼情報,很快就離開了。

這個人叫密米爾,曾是奧丁的使者和策士,他自稱是世上最聰明的人,正因涉嫌背叛眾神之父而受罰。

他告訴主角兩人,雖然他們抵達了米德加爾特的最高峰,但那並不是九界中最高的山峰。他們真正該去的是約頓海姆,但約頓海姆的所有入口都封鎖了,難以前往。

密米爾知道有一條路,但他首先讓克雷多斯砍下他的頭,再去請林中女巫用魔法復活頭顱,好讓他擺脫奧丁的囚禁。

克雷多斯終於得知弗蕾雅是神。他不信任神,自然也不信任她。復活密米爾後,弗蕾雅建議克雷多斯向阿特柔斯坦白,父子兩人都有神的血脈。她警告克雷多斯,否認他兒子的本質只會讓那孩子痛苦纏身。

克雷多斯忽視了她的建議,與阿特柔斯和新復活的密米爾一同出發尋找工具,以打開前往約頓海姆的通道。

索爾之子

三人組在旅程中遭到伏擊,伏擊者正是他們見過跟在巴德爾身邊的曼尼和摩迪。他們與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展開鏖戰,曼尼被克雷多斯殺死。

摩迪逃跑了,不久後又找上門來,他希望殺死克雷多斯以找回榮耀,證明自己無愧於索爾的傳承。摩迪制伏了克雷多斯。見到父親情況危急,阿特柔斯本能地觸發了自身的斯巴達之怒能力。

阿特柔斯不知道自己是神,在突然爆發的力量衝擊下失去了意識。他兒時的病狀復發,而且變得更加嚴重了。克雷多斯擋回了摩迪的攻擊,摩迪知道性命難保,連忙逃走。阿特柔斯奄奄一息,克雷多斯將他帶到弗蕾雅那裡,希望她能用魔法救活兒子。

秘密的代價

弗蕾雅說,阿特柔斯的真實身份是神,他自身卻毫不知情,兩者之間的衝突成為他的病因。她認為有療法可以喚醒他,但需要前往死者國度赫爾海姆,取得某個生物的心臟。

赫爾海姆是一片冰封廢土,霜凍屬性的利維坦之斧無法發揮作用,因此克雷多斯返回家中,啟封了混沌雙刀,那是他試圖忘卻的過往。

這對雙刀曾掀起腥風血雨,象徵著克雷多斯遭希臘諸神奴役的過去。而在他的戰神生涯中,他屠戮了眾多希臘諸神。如今雙刀成為救治兒子的關鍵,克雷多斯為了救活阿特柔斯,選擇承認往事,再次裝備起混沌雙刀。

克雷多斯成功取回心臟,讓弗蕾雅救回了他的兒子。阿特柔斯恢復意識後,克雷多斯坦承他們其實是神。

真相大白後,阿特柔斯病痛消散,卻愈發驕縱。摩迪再次找上兩人,絕望地想要殺死他們,盼望贏回索爾的一絲尊重。但因他先前沒有殺死克雷多斯,還讓兄弟曼尼死去,摩迪遭到父親毒打,這時的他對兩人不再是威脅。阿特柔斯當面違背克雷多斯的命令,刺中虛弱的摩迪,徹底殺死了這個神。

克雷多斯發現,阿特柔斯知道自己是神後,變得愈來愈殘酷傲慢。他知道,必須要在為時過晚之前,教導兒子變得更好。

母親之罪

克雷多斯、阿特柔斯和密米爾收集到打開約頓海姆入口所需的工具,再次回到米德加爾特最高峰,準備前往巨人國度。

但他們在抵達時遭到巴德爾伏擊,阿特柔斯沒有聽從父親的指示跳進剛打開的入口,反而傲慢地想要與巴德爾單挑。

克雷多斯出手干預,但在與巴德爾交戰的過程中,約頓海姆的入口被摧毀了。巴德爾輕易打昏試圖攻擊他的阿特柔斯,擄走男孩,飛向九界之湖。克雷多斯緊隨其後,兩人在戰鬥中最終來到國度傳送間,巴德爾試圖將他們傳送到阿斯嘉特,克雷多斯在最後一刻將彩虹橋扭轉到另一個國度:赫爾海姆。

他們在死者國度見到了克雷多斯和巴德爾過去的幻象。父子兩人不斷攻克冰封國度的種種考驗,途中發現巴德爾刀槍不入的能力來自他母親施下的咒語。

弗蕾雅在他出生時就瞭解到,自己的兒子註定要被殺死,為防止巴德爾受到傷害,她施下咒語,讓他不受任何魔法和物理攻擊所威脅。雖然弗蕾雅技藝精湛,但華納神族魔法極為不穩定且難以掌控。咒語唯有一個弱點她無法抹消,那就是巴德爾無法免疫槲寄生的傷害。

隨著巴德爾逐漸成長,咒語的效果也變得明顯,這個神雖然刀槍不入,但同時也變得徹底麻木,不僅無法感受到疼痛,也無從感受生命的歡愉。他懇求弗蕾雅撤回咒語,但她害怕兒子死去的預言成真,因此不肯答應。她的拒絕讓巴德爾無法擁有感覺,因此他漸漸憎恨起母親。

發現巴德爾和弗蕾雅的關係以及他能力的真相後,克雷多斯與阿特柔斯和解,一同逃回米德加爾特,在摩迪之死和巴德爾來襲的餘波後,彌補彼此之間的關係。

神祇命殞

約頓海姆入口遭毀後,密米爾提出最後一種前往巨人國度的方法。還未著手嘗試,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就又遭到同樣逃出赫爾海姆的巴德爾襲擊,但這次弗蕾雅出手干涉其中。

母親現身激起了巴德爾的憤怒,他不僅想殺死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還要向母親復仇,報復她在他出生時施下咒語。

一同經歷過九界旅程後,父子兩人在這場戰鬥中合作無間,他們共同擊退了巴德爾,但弗蕾雅再度現身阻止,壓制住克雷多斯。巴德爾走近要使出最後一擊,這時阿特柔斯挺身而出,站在兩人中間保護父親,使得巴德爾擊中了阿特柔斯用來綁箭筒的槲寄生箭頭。

箭頭刺入巴德爾手中,他身上的咒語終於破除。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一切:受傷的痛楚、腳下雪花的冰冷,和灑在臉上的陽光。

巴德爾陶醉於全新的感觸,之前從未感受過的種種感覺,讓他發狂般地展開攻勢。

他們再次交戰,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這次齊心協力,最終擊敗了不再刀槍不入的巴德爾。巴德爾要求他們趁他還有感覺,終結他的生命。弗蕾雅懇求兩人饒過她唯一的兒子,克雷多斯讓步了,因為他太明白父母失去孩子的痛苦。

父子轉身離去時,巴德爾試圖用殘存的力氣掐死弗蕾雅,讓她為他多年來經受的麻木折磨付出代價,弗蕾雅坦然接受死亡,希望自己的死能為兒子的生命帶來一絲平靜。

克雷多斯見到巴德爾即將重蹈覆轍,犯下他曾經犯過的血腥錯誤,因此插手殺死了巴德爾,拯救了弗蕾雅的性命。弗蕾雅無法接受巴德爾死去,懷抱著他的屍體,發誓要對克雷多斯復仇,因為他奪走了她唯一的孩子,即便她因此得以活命。

九界的最高峰

藉助密米爾的彩虹橋之眼,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終於抵達約頓海姆,來到了一座巨人神殿,而他們的整段旅程都早已刻在了神殿牆上。巨人見過未來,也知曉過去。

兩人發現壁畫都是菲留給他們的。她是一位巨人,一直向丈夫和兒子隱瞞著身份,阿特柔斯終於瞭解了自己身世的全部真相:他不僅是半神半人,還是半個巨人。

阿特柔斯有兩個名字,一個來自父親,一個來自母親。菲為他取的名字叫做洛基。

在約頓海姆的頂峰上,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一起撒下骨灰,終於完成了任務。

芬布爾之冬降臨

回到米德加爾特的途中,密米爾警告兩人,巴德爾之死意味著諸神黃昏來臨的第一個事件已經應驗了。

克雷多斯和阿特柔斯發現自己置身於預言中心。據預言所說,九界將發生鉅變,眾多阿薩神族將死於一場大戰中,包括奧丁和索爾。

芬布爾之冬的冰冷風雪籠罩米德加爾特的家園,父子兩人必須決定他們未來的道路。


2022年11月9日,《God of War Ragnarök》即將在PS5和PS4推出。把握機會,親身體驗故事的後續發展!

想得知《God of War Ragnarök》的最新消息,別忘了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上追蹤Santa Monica Studio。

*遊戲保存庫內容會隨時間、國家/地區和方案而有所不同。PS Plus會籍需支付續訂費,在您取消服務之前,系統會自動向您收取此費用。適用條款請參閱:play.st/psplus-usageterms

PlayStation

隨機電競・遊戲新聞

Gearbest 購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