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質量效應》傳奇版:深入一探著名三部曲的視覺強化   必備精選優惠重返PlayStation Store   P&D龍族拼圖 2020東京奧運活動 依日本隊獎牌數送魔法石!   【開箱】有線、無線雙對應,華碩小巧電競鍵盤 ASUS「ROG Falchion」!   「Days of Play」優惠活動登陸PlayStation   《Resident Evil》與《黎明死線》合作:6月15日聯手上線   《這個美妙世界-Final Remix-》將於Nintendo Switch Online加入者限定試玩同樂會登場!   RAZERSTORE × TSUKUMO的牆面廣告上 倉持由香、水澤柚乃登場 

他朝吾軀也相同?

科技
編按:內地政府以過濾軟件的強行安裝,進一步網絡監察及控制,香港網絡及資訊保安界是如何反應此事, 「香港比照」又會是什麼?香港互聯網協會主席莫乃光撰文議論之。 文╱莫乃光 香港互聯網協會主席 上周,中國政府宣布從7 月1 日起,強制在內地出售的新個人電腦,需要預先安裝名為「綠壩—花季護航」的過濾軟件,針對「不良網站及內容」,以「保護孩子健康成長」。不過,在短短十多天內,由國內、外網民、技術專家和學者的研究和分析下,官方的謊言已被完全揭穿。簡單來說,這「綠壩」根本並非內容過濾軟件,是用戶個人行為監察及控制系統。 網管發展到第四代 分別在何?正常內容過濾軟件根據某黑名單和其他既定準則,阻擋用者進入某些網站或甚至獲取某些內容透過電郵或其他渠道進入電腦,但「綠壩」豈止如此,黑名單包括色情或不良內容以外的政治審查已不用多說,軟件還會監察用戶輸入鍵盤紀錄,甚至擷取熒幕資料上載至中央資料庫,這些功能正常內容過濾軟件不會找到,反而屬於間諜軟件的功能。試問有什麼內容過濾軟件會在用戶在記事本或Word 這些應用輸入「六四屠城」,應用會自動關閉? 從中國互聯網管制政策的演進來看,這可算是第四代的演進,管制力度是逐步而肯定地加強。有學者曾經指,1994 至1998年期間用戶只限學術研究人員為主,管制僅以滅火式的消極防禦;1999 至2003 年,中國著名「防火長城」開始成形,打擊與預防結合,監管與自律同步,並頻頻立法多角度重覆管控;2003 至2008 年,致力在高度管制基礎和細緻法規環境下,加入制度化的手段,例如進行專項打擊所謂不良或色情內容的運動、系統化的「五毛黨」運作,甚至如六四二十周年期間針對的Web 2.0 應用和討論區的打壓等。今年7月起,進入第四代階段,監控從網絡延伸至電腦上的軟件,手法上連用戶個人行為也要監察。 但即使在如此持續強化箝制方法、手段和力度的環境下,究竟中國互聯網是趨向更封閉,還是仍然在開放中?嘗試解答這問題,也是面對無限的矛盾。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數目,直趨全球用戶三成,在中國上網的人,比全美國的人更多,即使官方如何控制,中國網民的自由言論空間,雖在監視之下,仍無可否認在增長中。 「偵察報道」令傳統媒體及香港網民汗顏 中國網民的表達技巧,在箝制自由環境下更顯創意無限,「河蟹」、「草泥馬」是最流行通俗的例子而已,中國網民能在短時間群策群力,把零碎的資料發現和堆砌起來,從「綠壩」技術功能研究至涉嫌抄襲外國過濾軟件源碼的證據,或相關企業疑似把軍方研究申請專利牟取私利、或可能違反國家反壟斷法的「偵察報道」。 普通網民能做到如此深度,不單代替了傳統媒體,在中國以外根本少見,更百分百地令香港網民汗顏。中國當權者所恐懼,大概莫過於此。 6a00d8341c609853ef01157025214a970c 這種網上表達不滿的情緒和手法,除了在民間出現,在「綠壩」事件中連官方「人民網」也毫不客氣地加入「批壩」行列,在宣傳部門嚴厲要求各媒體不許負面報道「綠壩」之下,更是令人側目: 「人民網」旗下強國社區開了名為「今天,你被「花季護航」了嗎?」的專題,數個副題令人吃驚也叫好:「一年四千萬租來一頂『綠帽子』,誰笑了?」、「管理錯位!一款軟件何以管理一個社會?」、「如果軟件有用的話,請先給官員的腦子裝吧!」等。可惜好景不常,專頁在周一突然消失,但「人民網」也老實不客氣地留下「該專題已被刪除」,是實情也是典型中國式的無聲抗議。但在專頁被刪除前,已有多達170 多萬名用戶(84.5%)在網上投票表示「反對!侵犯了網民隱私,是一種挾持。」從政府管治角度,「綠壩」事件也反映中國一定程度的危機。好了,就是要嚴厲加強監控,以中國今天的技術能力水平,實沒有道理、也無必要選出這來自一家名不經傳的小公司的頗為「垃圾」的軟件,無法不令人懷疑政策決定可能涉及官員的無能甚至貪污行為。當局明顯低估了甚至從未預先評估網民意見和拆解「綠壩」的後果,事後也只用一貫極權手段回應,禁止傳媒負面報道(但無法阻止網民)。你有你禁,網民根本不跟你一般見識,令當權者更感「失控」,但在觀念和文化上反更不敢開放,官、民愈走愈遠,這豈非中國社會整體也面對的危機? 6a00d8341c609853ef011570252134970c 電腦商也打算脫身? 「綠壩」事件其實是近期中國發生重大事件中,涉及層面最廣泛和多元,最適合多角度分析的通識課題,也是上佳的新聞素 材。本文有很多角度根本無暇論及,除了技術、資訊保安這些方面之外,電腦公司至今也低調回應,但並不代表他們會順政府意地完全接受。試想,任何大型跨國企 業,怎可能預先安裝這「問題軟件」在其出售電腦——可能侵犯知識產權、滿佈保安危機和用戶私隱漏洞等——而負上各種境內外的法律、品牌形象和商譽的風險; 相信,各大電腦商正謀求如何「脫身」。這些理應是傳媒理應最感興趣報道追訪的。 中國內地媒體不能追查和報道,無可厚非,但本港傳媒又如何?除了在「綠壩」措施宣布後,本地多數報章僅引述《華爾街日報》的 報道,只有極少數報章在頭兩天以較大篇幅刊登,總體本地媒體興趣不大,電視傳媒報道更近乎交白卷。相反,筆者卻被美、英、加、中東的各類傳媒追問意見,甚 至有鳳凰衛視也不見本地媒體。外國人這麼有興趣,香港人和媒體冷感,這是媒體工作者缺乏觸覺,仰或是媒體本身自我審查?還是香港人早已被溫水煮熟了?身處 較自由的中國國土,我們若沒有支援中國言論和網絡自由的視野和行動,他朝吾軀也相同,也別怪誰。 作為香港網界的回應 即使 在與「綠壩」直接有關的資訊科技界,雖然大家都很容易看到「綠壩」其實是什麼,但對事件和軟件本身的興趣,相比甚至一些海外大學的研究員快速作了分析論 文,我們業界也僅屬「慢熱」,唯有資訊保安界的部分同業,在這十多天內個別作了一些研究;我們並將於今天在理工大學舉行討論會,並邀請了來自中國的著名博 客、哈佛Berkman 互聯網社會中心毛向輝(Isaac Mao),分享在中國網民在前線的情況,由技術分析結果至公民社會和法律層面的回應。假如「綠壩」能把我們喚醒,叫我們找到香港在中國互聯網世界發展的角色位置,也將是件好事。 刊載於《明報》2009年6月20日
TechNow 當代科技

隨機科技新聞

Micor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