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玩神社?!PlayStation 5發表紀念於神田明神展開限時6小時點燈活動   以手機交換POKEMON?Pokémon HOME開設官方網頁   回到BotW100年前的那個戰場!薩爾達無雙最新作《薩爾達無雙 災厄啟示錄》發表!   不想錯過Nintendo eShop的限時優惠?新功能「欲購清單」使用方法!   使用Type-C接頭!電競抗噪耳機ASUS「ROG Cetra」   MHWI的「艾路人形」變成真實世界的玩偶了!e-CAPCOM上預約開始!   飛利浦強勢推出325M8C和275M8 QHD LCD電競顯示器   【全民防疫】Razer改LOGO提醒大家保持適當社交距離 

從 TED 的盛行到觀點的貶值:我們需要何種認知?

商業

think_about_ted_1

當我平生第一次接觸 TED,第一次觀看 Ken Robinson 有關教育的演講視頻時,說實話,我深深被他論證鮮明的觀點所折服。因為 Ken 說,學校在扼殺孩子們的創造力。這是我長久以來所贊同的觀點,因為我們的教育體系的確破敗不堪。我當時立刻意識到,我再也不想讓自己的後代在這樣一種有著巨大漏洞的空間學習成長。因此,我把 Ken 的演說視頻分享到了 Facebook 上,希望他也能說服更多像我一樣篤定不移的擁護者。不幸的是,那也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對 TED 產生信賴。

事實和故事一樣糟糕,因為現實非常骨感。真實的情況是,我們對現存教育系統存在的缺陷、社會偏見和其他問題都心知肚明。然後,我們會發飆、惱火,但奇怪地是,發洩怒氣的方式卻永遠僅限於網絡,並且盡可能添油加醋描述這些問題,希望找到傾訴者。有些好友可能會對你的分享或觀點點「贊」以表示認同,之後你又會覺得已經心滿意足,這些社會問題在未來的你眼裡再也不會存在。很多人可能會去譴責互聯網,但這種行為其實並不鮮見。早在 20 世紀 50 年代,心理學家 Paul F. Lazarfeld 和 Robert K. Merton 就在研究在發現,當人們對某種特別的現象非常了解時,他們會情不自禁地認為自己已悄然改變了其他人 (的看法)。Paul 和 Robert 將這種現象稱作「麻醉負功能」(Narcotizing Dysfunction)。當我們將這種概括用在對教育體制的討伐中時,人們就會理所當然地相信自己為教育體系的改革作了貢獻,儘管這種「貢獻」只是分享。

think_about_ted_2

雖然 TED 從 1984 年便走進了人們的視野,但直到 2006 年陸續上線 16 分鐘的演講視頻時,它才真正一炮而紅。2012 年,TED 收錄視頻的瀏覽量超過了 10 億次,這為它創造了有史以來最驚豔的里程碑。TED 的標語是:觀點值得傳播 (Ideas Worth Spreading)。這個角度來說,它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功。不過,TED 的這種成功並不依賴於「麻醉負功能」,它的成名很大程度上是出於自身對人性的更好理解。TED 的組織者曾經說過,這項活動的目標是「為了讓少數人的觀點更好地契合現代人的關注點」。但不爭的事實是,我們的缺陷卻隨著時間的逐漸流失而逐漸對外界產生「抗體」。諷刺的是,TED 18 分鐘的演說通常會為演講者本身帶來名利上的雙收,而這也是現代教育體系的最大醜陋之處。

TED 將觀點打包起來,然後當作免費午餐贈予聽眾,或者讓個人言論成為風靡一時的科學現象。人們真實的價值觀正被摧毀,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瘋狂可笑、並取悅更多無知者的談論。未來某天,如果有部分人無法區別現實與幻想,我也不會感到驚訝,因為這種瘋狂的炒作將人們從現實中愈發拉遠。

在社交網站盛行的真實世界裡,觀點就如散落的食物碎屑。在這裡,你能辨別真正的價值觀嗎?意義又何在?事實上,正因為人們有了關於平等、科學和創造性的想法,這個世界才會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TED 本身並未有錯,一些觀點也的確值得傳播 (儘管我會質疑 TED 到底是否可被評判為「知識值得傳播」的最佳媒介 —— 他們曾邀請過《Eat,Pray,Love》的作者 Elizabeth Gilbert 現場談論過「天才」這一話題)。不過,觀點是需要行動來辨別的。如果我們真的關心某些東西只需在 Facebook 等社交網站上點擊「分享」或「贊」按鈕 —— 雖然是我們綿薄之力可以實現的——並非意味著你可以改變這個世界,Facebook 並不是萬能的。

我有兩個兒子,我拼盡全力為他們提供質量優質的教育。然而,如果從一開始就認同 Ken 的觀點 (他認為我們教育後代的方式一直是漏洞百出的),那麼我一定不只對他們 (孩子們) 有所虧欠,甚至還會對我自己感到懊惱,對 Ken 更是心生欽佩。


轉載文章

vbtrax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