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曲、PS5版、cosplay!《萊莎的鍊金工房2 ~失落傳說與秘密妖精~》最新情報大公開!   Riot Games宣布《VALORANT特戰英豪》正式上市6月2日全球同步發行   華為遊戲中心全球版本上線,為全球用戶提供深度遊戲服務   「DUALSHOCK®4背面按鈕擴充」延期重新上架。是新冠肺炎的影響?   首屆「ARC WORLD TOUR 2020」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止   《Predator: Hunting Grounds》八月份更新   【後篇】「SEGA・Atlus TGS2020 ONLINE cosplay大賽」的出場coser「猫宮のえる」特集!   ATLUS × VANILLAWARE全新力作「十三機兵防衛圈」中文版於3月19日發售! 

教街友學 Coding 被罵,拍《十二夜》也被罵?敲鍵盤嫌別人的努力都比較簡單?

商業

在 23 歲的紐約工程師 Patrick McConlogue 宣布他要「教街友如何寫程式」之後,持有異議的網友火力全開。網友認為他的想法頗傲慢,是「21 世紀的混帳」,也有人認為他把街友當作「新創企業實驗」,編織著自己想像出來的「創業小說」。

不過,在他宣布大約 3 個月之後,學程式的街友 Leo “Journeyman” Grand 終於做出了行動 App 「Trees for Cars」,在 iOSAndroid系統上皆可下載,下載費用為 1 美元,街友 Grand 則可抽成美金 70 分。

Trees for Cars 是媒合駕駛人與乘客的汽車共乘 App,當然,類似且成功的 App 很多,像是 RelayRides、Lyft、Zimride、SideCar、Getaround、Ridejoy 等等,但是下載 Trees for Cars 的意義不只限於其功能,而是幫助願意努力的街友 Leo,給他更遠大的機會。

最終目標則是在下載量達到一定程度後,讓 Grand 可以買個小房子、找到工作,如果他有意願的話,甚至可以回學校就學。

工程師 McConlogue 在街友 Grand 的臉書頁面上聲明,該 App 的每行程式碼都是 Grand 自己所寫,所有隨之而來的利益也完全歸屬於他。這些都是 Grand 的故事與榮耀,如果大家也想動員協助,那就把這款 App 分享出去,鼓勵大家花費下載吧!

  • 還記得這個「教街友學寫程式」的故事怎麼開始的嗎?

McConlogue 每天上班的路上,都會在紐約街頭看到不同類型的街友,有的爛醉、有的只能靠乞討過活,但有時候也會看到積極有動力的街友,他心想,他們可能只是受到大環境影響或其他原因而受困於此境地,於是這位生活在紐約曼哈頓的程式設計師決定這麼做。

他跟一位名叫 Leo 的街友攀談,並給 Leo 兩個選擇:

1. 收下美金 100 元現鈔。

2. 收下三本 JavaScript 的書 (基礎 – 進階 – 專業),和一台非常陽春便宜的筆電,接著,等 Leo 準備好之後,McConlogue 會在每天上班前一小時來教 Leo 寫程式。

Leo 選擇後者,而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接下來幾個月,Leo 開始學習 JavaScript 的函數與變量,註冊 Github 網站,然後開始開發 App。

Leo 在 2011 年時失去在壽險公司 MetLife 的工作;也因為他家附近建起豪華公寓大樓,使得房租高漲,他負擔不起原公寓住宿費用。McConlogue 曾撰文寫道,Leo 十分聰明、邏輯能力強、又善於表達自己的想法,McConlogue 甚至盛讚其為天才。他們兩人密切接觸,吸引包括 CNN 在內等廣大媒體關注,在臉書上也有 4,8 000 人追蹤動態。

然而在十月時,Leo 卻因為睡在公園長凳上被逮捕,因為該公園並未對外開放;當時 McConlogue 趕緊在其社交網絡中尋求協助,Leo 才得以獲釋並在美國節目 Today Show 上露面。

McConlogue 是教育資源搜尋平台 Noodle Education 的一員,他甚至詢問其上司,希望可以暫時放下在 Noodle Education 的工作來幫助 Leo 完成其 App,因為他希望 Leo 可以在雪季來臨前買到房子住,於是他們在 Noodle Education 的辦公室繼續合作一個月,每天工作 10 小時,週末也不間斷地努力趕工。

最後,Leo 寫出超過 3 千行程式碼,並展現其工作倫理與學習慾望。Leo 與 McConlogue 成功以行動反駁異議分子,McConlogue 也證明他當初的動機不是為了搏取大家關注,也不只是天真爛漫的計畫。

  • 幫助一個街友,卻被批沒有幫助所有街友?

故事如此美好,異議分子卻仍有意見,他們認為 McConlogue 雖有貢獻,但微不足道;因為他並未藉此事件討論街友議題、因為他只幫助一位街友,還有千千萬萬的人在街上挨餓受凍。但如此批評意象與謬論,也讓筆者想起近來頗受關注的流浪狗收容所紀錄片《十二夜》。

有些人批評該片監製九把刀「能救幾隻狗?流浪狗數量那麼龐大,怎麼救都無濟於事吧」;或是「握有資源,怎麼不去救孩童、不處理貧窮議題」,怎麼不顧東、怎麼不顧西呢?

其實冷靜下來想,每個生命都是一個獨特完整的存在,不能只是量化拯救的數目,如果這不易理解,我們可以用自己與身邊的人想像:若滿船達 5 百位旅客遭受船難漂流於大海,而有人對自己與所愛的幾條生命伸出援手,這意義不大嗎?

用生命的角度來看時,就會發現這不是「500 分之幾」的獲救率可以概括描述的宏大意義。

另外,頗令人好奇的是,批評的人究竟貢獻何其大呢?如果異議分子只是因為見事情嚴重而感到焦急,那就像 McConlogue 與九把刀採取實際行動吧,或是提出建設性的意見來鼓勵願意付出的人啊!而且我相信,那些真正熱心的志士絕對樂見眾人以自己的資源去灌溉不同的領域、提供各類的協助,絕不會浪費時間來互相攻訐。

Trees for Cars 和《十二夜》都是有志之士鑿下的里程碑。前頭的路確實無限漫長,畢竟還有許多人露宿街頭、還有無盡犬聲哀嚎的夜晚,但是 Trees for Cars 和《十二夜》都是值得喝采的一大步,踏出更美好的可能。

當夜深人靜時,一張張臉在螢幕光下狂熱地口誅筆伐,又是否聽見街友打寒顫與收容所犬隻泣訴之聲?

早點去睡吧。

(參考來源:Venturebeat;圖片來源: Aidan Jones ,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Addidas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