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Chicory:A Colorful Tale》中悅耳的音景   NieR Re[in]carnation的「NieR Replicant ver.1.22」聯名活動開跑!合作轉蛋與合作任務登場!   看《STRANGER OF PARADISE FINAL FANTASY ORIGIN》如何帶《FINAL FANTASY》追本溯源   《Resident Evil》與《黎明死線》合作:6月15日聯手上線   即將發售!「New 寶可夢隨樂拍」最新玩法介紹影片&TV廣告大公開!   搶先看《Apex 英雄》賽季 9的 3V3模式「競技場」與英雄「瓦爾基里」等新要素!   《Oddworld: Soulstorm》將於4月6日登上PS4和PS5   《Fall Guys》第4.5賽季致勝秘訣大公開 

為何要下架 Flappy Bird?聽開發者自己解釋

商業

Flappy Bird 下架一天后,遊戲開發者阮哈東(Dong Nguyen)終於現身了。

不過期待 Flappy Bird 重新上架的玩家肯定要失望了,現身後的阮哈東向《福布斯》明確表示:Flappy Bird 不會回歸。

「設計 Flapp Bird 的初衷是希望人們能在放鬆的時候玩上幾分鐘。但不巧的是,它現在成為了一款讓人上癮的產品。我覺得,這已經成為了一個問題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讓 Flappy Bird 下架。現在它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福布斯》在越南河內的一家酒店裡採訪了阮哈東,事先安排好的採訪被迫推遲了幾小時,原因是阮哈東被臨時要求和越南政府辦公廳主任武德擔見面。對於這個一周前還默默無聞的人來說,Flappy Bird 給他帶來的變化的確夠大的。

這還只是其中一部分,Flappy Bird 火爆後帶來的另一個變化是收入的增加。之前有媒體推測,Flappy Bird 每天可以帶來大約 5 萬美元的廣告收入,不過阮哈東拒絕核實這一數字。他說,「我不清楚確切的數字,不過我知道這個數字會很大。」

Flappy Bird 在去年 5 月 24 日首次登陸 App Store,剛開始玩家非常少。阮哈東說,編寫 Flappy Bird 的程式大概只花了他兩、三天的時間,遊戲玩法很簡單——玩家點擊螢幕操控小鳥,讓它穿過管道之間的狹窄縫隙——但難度非常高,很多玩家還沒穿過幾根水管,就一頭撞死在綠色的管道上。

除了 Flappy Bird,阮哈東還開發了 Super Ball Juggling 和 Shuriken Block 兩款遊戲,目前它們在 App Store 分別排名第 6 和第 8。阮哈東說,自己不打算下架它們,因為這兩款遊戲是「無害的」。不過如果他發現玩家同樣越來越沉迷這些遊戲,那麼他還會毫不猶豫地將它們下架——就像對待 Flappy Bird 一樣。

「我無法入睡。」阮哈東說負疚感是促使他下架 Flappy Bird 的主要原因,「(我感覺)生活不像以前那樣輕鬆舒適了。」

「我不認為這是個錯誤。」阮哈東對下架 Flappy Bird 這件事並不後悔,他說,「我仔細考慮過這件事。」

Flappy Bird 的流行催生了大量山寨遊戲的誕生,類似 Flappy Pig、Flappy Fish 等遊戲層出不窮。阮哈東說,他可能不會對這些跟風作品採取法律措施。未來他計畫繼續開發遊戲,Flappy Bird 的成功讓他變得很有信心,「我可以自由地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 延伸閱讀

「App 內購買」玩家已厭倦? Flappy Bird 示範遊戲爆紅新模式

曾經有一個無聊的遊戲擺在我眼前,而我沒有去珍惜

(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ifanr》;原文來源:Forbes;圖片來源:ursonate,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Gearbest 購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