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香港最大動漫・電玩盛事「ACGHK 2021(香港動漫電玩節)」即將登場!另有電競活動「香港電競嘉年華2021」!   Ghost of Tsushima: Legends(奇譚模式)9月3日單獨發售 追加對抗賽模式   透過凸版印刷公司內部活動「TOPPAN eSPORTS FESTIVAL 2021」重新認識了電競的優點!   終於迎來最終戰!明星大亂鬥SP「2021 線上挑戰」第5戰 12月11日(六)登場!   即使分隔兩地也可以一起同樂!《Super Mario Party》免費更新將可以連線遊玩!   看過來!《Ratchet & Clank: Rift Apart》開發人員分享拍照模式和使用訣竅   《Returnal》全新劇情預告片解開4大謎團   最適合於除夕新年遊玩!「Nintendo Switch新春大減價」即將開始! 

一個產品經理的體會:從大公司到小團隊,我回不去了

商業

2012 年,我離開百度,加入快捷酒店管家團隊,從北京到上海,開始了第一次的創業之旅。我當時只有一個想法,「做一個自己喜歡的,讓自己足夠爽的產品」,我沒有奢望去改變世界,我只是想藉著信仰的微光做點什麼。

回首往事,我做到了!在快捷這 2 年的時間,是我迄今為止最開心的工作的兩年。我學會瞭如何從零開始完成一個產品,我學會瞭如何高效的推進項目,我把我之前對產品的全部想法,以及對團隊管理的思路,全部的應用到了這個團隊這個產品中。

這是一種完全釋放的快感,而最終的結果也證明,我做到了我開始的那個對自己的預期。我真的很感謝這個團隊,感謝這段經歷。

然而,我們最終都是社會性動物,我們需要做很多難以割捨的抉擇。我的老婆無私的支持著我去固執的完成自己的想法,從北京到上海,我能感受到她這 2 年的不易。作為一個男人,我有責任再做一次決定,去平衡生活與工作的關係。當我跟亦師亦友的連長聊到這個想法的時候,他非常的理解與支持我,於是,我最終離開快捷酒店管家團隊,回到了北京。

  • 創業經歷,能夠帶給我更多的東西

回到北京之後,我發現,我已經很難再次融入到大公司裡,我的個性,我的想法,我的思路都很難在那個圈子裡展開我一直有個美好的想法,我不會因為生存而妥協工作。所以,在幾個很好的朋友的邀請下,我決定,再次創業。

如果說在快捷酒店管家的創業經歷,讓我成長成為一個真正的產品的經理,我期望這一次的創業經歷,能夠帶給我更多的東西。

我開始思考我們做的這件事情需要解決的是什麼用戶的痛點,從什麼地方切入,最終盈利的模式是什麼,以及最終整個團隊的結局如何;我開始搭建團隊,嘗試不斷被人拒絕的滋味,嘗試發了 Offer 被放鴿子的滋味;我開始逼自己去接觸投資人,這是我最不願意做的事情;我開始嘗試放手,再放手,相信我的隊友,相信他能比我做的更好;我開始嘗試做很多我之前沒有直接接觸過,也不是我很擅長的事情。

自己創業和跟著別人創業是有巨大的區別的

我需要背負所有人的信任,我需要為所有人的未來思考,我需要為整件事負責。尤其是從軟體切入到一個陌生的硬體領域,這是 2 個完全不一樣的領域,之前的很多玩法都不再適用。

毫不諱言的說,這是一種很痛苦的經歷,很累,整個人經常會陷入很失落與無助的狀態。但是,我常常會想,這輛車我已經開上路了,我停不下來了。既然停不下來了,那就好好享受吧,何況,我找到了一群有趣的人,在跟我一起做一件有趣的事情。這不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生活嗎?

所以,是的,我硬起來了,我要再玩一次!

我們在北京,我們在做一個硬體相關的東西。不過,這不是一個穿戴式科技的設備,我玩不來那種高大上的東西;這也不是一個智慧型手環什麼的,我始終覺得,那是個過渡產品;這也不是一個健康相關的硬體,這些健康的硬體對用戶都是負擔;這也不是一個智能家居的東西,這更不是大數據的硬體。

我們只是在做一個很基礎的,能夠讓你的移動生活更美好的基礎設備。用戶所攜帶的螢幕已經足夠多了,任何一個多的螢幕對用戶來說都是負擔;用戶所攜帶的智能設備已經足夠多了,他們其實是在不斷給用戶製造麻煩,我想幫助用戶解決這些麻煩。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祝福我,祝福我的小伙伴們,我們選擇了遠方,我們選擇了做一件有趣的事情,那麼,剩下的,就是,硬起來,幹!

(轉載自合作媒體《雷鋒網》)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Nord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