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Station.Blog偕同一眾好友,祝大家2020年節日快樂   《Ninjala》資料更新!配對範圍擴展到全世界!   《Fall Guys》第2賽季為線上競技場帶來全新回合和中世紀亂鬥   玩轉Minecraft?首場虛擬紅館互動演唱會即將登場   《Crash Bandicoot 4: It’s About Time》Tawna實機遊玩影片公開   「E3 2020」因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情影響決定中止舉辦   米就是力量!《天穗之咲稻姬》終於上市!介紹影片大公開&扇子贈送活動!   PS Store春季優惠正式開跑!最大折扣2折(80%OFF)起 

珍惜網絡自由機會

商業
freedom2 在地鐵碰到一位很久不見的業界朋友,談到很多從事資訊科技界的人都沒登記作界別選民,功能組別勢必千秋萬世,他也擔心「網絡廿三條」(這個別名已深入民心,政府應該反思)會獲通過。這個星期有多位業界朋友電郵關於中國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事件,他們當中尤其包括在內地經營的業者。業界慶幸,香港業界關心資訊自由的朋友,其實不少。 中央加強整治互聯網,各地單位跟從。例如,上海當局在1月7日發布了一份「非常緊急」檔,題為「上海移動關於落實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專項行動工作要求的緊急通知」,向合作夥伴指出「為貫徹落實中央精神,國務院新聞辦、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文化部、工商總局、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等七部門1月5日在京召開電視電話會議,部署在全國自2009年1月上旬開始到2月上旬開展整治互聯網低俗之風專項行動,進一步強化網路資訊服務單位社會責任,盡快使網路環境得到改善淨化、網上低俗之風得到有效遏制,使互聯網成為傳播健康文化的重要陣地。」 別說什麼是「健康文化」,那麼何謂「低俗」?檔稱專項行動的主要任務,是「嚴厲打擊網路淫穢色情。對傳播淫穢色情內容和為淫穢色情網站提供代收費的行為進行嚴厲處理」,並「根據有悖社會公德,損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標準」,提出十三方面的「低俗內容」進行核查清理,包括「表現或隱晦表現性行為、令人產生性聯想、具有挑逗性或者污辱性的內容;對人體性部位的直接暴露和描寫;對性行為、性過程、性方式的描述或者帶有性暗示、性挑逗的語言」,甚至「惡意謾罵、侮辱他人等內容」。
over the counter kamagra london

modernconceptssalon.com

內地網站掃「低俗」難定義 這些定義範圍很大,對部分內容具針對性,但另外一些就廣泛得很,例如什麼可算「性暗示」、「謾罵、侮辱」等,可以極為主觀,而且當局也沒有就科學、文學、藝術等內容豁免。內地法律界人士指出,除了2000年國務院頒布的《互聯網資訊服務管理辦法》規定了散布淫穢、色情、賭博、暴力、兇殺、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等,還有文化部2003年頒布、2004年修訂的《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中,加上規定不得提供載有「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內容。在極權制度下,奈何什麼內容也可藉此惡法被判斷為違法。與香港一樣,法律以外還有指引。中國監管互聯網的舉報中心網站更進一步為「不良資訊」定義為「違背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要求、違背中華民族優良文化傳統與習慣」等。表面上這些定義很難界定,但其實很容易,就是政府不喜歡的。 內地業界朋友告訴筆者,這些執行命令見得太多了,什麼「紅頭文件」,在敏感日子前或甚至「學生放假前」總會出現。不過,比過往整治多是針對色情內容,這次把「低俗內容」納入審查,並不限於違法內容,內地媒體指出「包括不違法,但有礙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內容」,的確比前來勢更猛。今次整治亦更集中對付搜尋引擎,而非止於提供內容的網站,也更高調給知名的最著名網站及搜尋引擎點名,批評部分博客及相冊等用戶可上載空間「整治不力,監督不夠」,或在接收到舉報後沒採取改正措施。 1月6日,舉報中心為各家網站召開會議,會後當晚,新浪搜狐騰訊網易等最大的入門網站集體登出「致網友」道歉信,接受批評及時整改,表示「深感愧疚」,自我批判式「文革」味道之濃,令人心寒。網站的道歉信中,提出了「社區將禁止發布搜狐功能變數名稱外的所有外網功能變數名稱連接」、「對貼圖類論壇先審核後發布」等整改措施,不惜大量增加人手監管過濾,從每一網站內部以往百人規模,把監管隊伍增至千人以上。 該妥協的原則都妥協了 在內地對互聯網監管的討論,多數一面倒談及互聯網和網站公司如何跟從,在互聯網環境要怎樣「堅持不懈」執法才可能有效,鮮有討論維護用戶自由和權利,幸好很多網民是很勇敢的,也許這正是政府要針對互聯網的原因。 這次被點名的龍頭入門網站和最大搜尋引擎公司百度Google 等,很多即使原是內地網站但亦在海外尤其是美國上市,關於言論自由這些人權問題,國際價值與「中國國情」之間怎辦,國際企業管治及社會責任要求怎樣兼顧?別說大企業,千萬中小內容網站,以至網絡遊戲公司又如何?有在內地經營業者在網誌上真情流露說,過了多年:「什麼該妥協的原則都妥協了(沒說不該妥協的我沒妥協),公司就為了『物質層』而活……所謂理想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 香港的網絡群體和業界要以此為鑒,保衛言論、表達及資訊自由,這些香港經濟發展及社會公義的基石,是我們與內地比較的最大競爭優勢,更是香港對祖國進步的最大貢獻。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9年1月12日 online casino
TechNow 當代科技
Gearbest 購物平台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