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小魔女諾貝塔》的最新情報公開了!hololive所属VTuber被任命為配音員!   「Play At Home」回歸:自3月1日起,提供四個月PlayStation免費遊戲   兒童不宜!全新動作角色扮演遊戲「來自深淵 朝向黑暗的雙星」!   選手出色表現摘下 FIA 認證 Gran Turismo 2021 Championship冠軍   寶可夢25週年「寶可夢咖啡廳」紀念菜單登場!   《薩爾達傳說 禦天之劍 HD》週邊可用任天堂白金點數兌換!   為紀念「第88回 東京優駿(GI)」KONAMI全面監製的桃鐵風賽馬雙陸遊戲「桃太郎電鐵優駿」公開!   試食限量發售軟綿綿「伊布東京香蕉」 

中美新合作 電子垃圾新風貌

商業

美國和中國有一個新的夥伴關係,他們提出解決電子廢棄物的方案,利用自造者自己動手,將能源結合一起。

在世界的另一端,充斥著大量的電子廢棄物,如科技設備的小零件等,這些都是人類生產的垃圾。據估計,在過去五年內,全球所生產的電子廢棄物數量,合計可能高達 4900 萬公噸,裡面包含手機、家電、電腦及醫療設備等。到 2014 年底,每年可能增加至 72 萬噸的電子廢棄物,為消費者、企業、政府需求,產品生命週期越來越短。

當人們擁有的設備類型,隨時間、技術變化而轉變時,淘汰率也將不斷累積,伴隨著的問題是如何處置它們。另外,越來越多人於金字塔上層,這些人擴大對電子產品的需求,且進一步增加電子廢棄物的數量,不幸的是,這種特殊類型的垃圾,是特別有問題。

科技對社會的影響,被給予一種比工作和創新的更難以捉摸的方式,如挑戰道德倫理、增強消費者的選擇、政府透明化、文化等議題,多少都受影響,而不正確的處置電子廢棄物,更讓兒童健康風險提高。

當人們拆卸淘汰的電子設備,作為垃圾,它會成為受傷的隱患,甚至讓重金屬和有毒副產物擴散,因而危害環境。金屬氧化物被用於電子產品,由多年的礦物衝突報告證實,其出處也是有很多面向問題。藉由近期 Dodd-Frank 法令規定,以公司披露來源,打擊衝突礦物,然而,法庭上卻碰到無人過問其餘規則的挑戰。

近年來,許多機構都在努力緩解這一問題,包括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國家環境衛生科學研究所(NIEHS)、德國聯邦其環境、自然保護、建設和核能安全等、世界衛生組織、StEP 計劃、電子回收聯盟,以及電信業協會等。

回收電子產品可以解決許多問題,包含它們被丟棄於環境前,可回收再製作成金屬物品提供給製造商。根據 EPA 指出,手機回收再利用,每百萬隻可以恢復 35000 磅的銅、772 磅的銀、75 磅的黃金,以及 33 磅的鈀。

儘管政府和業界努力推行,但令人遺憾的是,大多數電子廢棄物是不能被回收再利用。研究顯示,全球電子廢棄物回收(PDF)的比率約為 13%,2009 年,美國電子回收估計從 13.6%至 26.6%,這意味有非常多的電子廢棄物沒有被回收,更糟的是,會釋放有毒化學物質進入環境。

現代社會有這麼多挑戰,而創意則提供機會,去增加具有連接性的銷路,改善局面。一項新提議,看起來已深入瞭解開放式創新和製造商的動向,它為減少甚至防止產生電子廢棄物。

  • 綠色電子產品的挑戰

綠色電子產品的挑戰,是國際線上的競爭,為鼓勵人們在美國和中國提出減少電子垃圾的想法於綠色網 (Instructables.com.),根據 StEP 計劃指出,中國和美國的電子垃圾是領先世界,分別每年生產 11.1 萬和 10 萬噸。

「我不知道其他計劃有像 StEP 的。」艾米莉.帕克在接受採訪時如此說道。帕克是新美國基金會的網路外交顧問,她一直致力於領導該項目,「我們花費很長的工作時間,才使它離開地面。我們鼓勵大家利用創意自己動手做,也歡迎新人加入實作工作坊(Makerspace)。」

其中一個項目目標,是重新定義廢棄物概念,「昨天的手機,可以成為明天的寶藏!」但現在面臨的難題,是如何利用老舊電子原件,轉變成一個新東西。美國和中國即將參與駭客空間 (Hackerspaces),到時在兩個城市,將會有電子廢棄物相關研討會。

2014 年 5 月 31 日舉行評比,藉由提交人和企業家克里斯.安德森、伊藤穰一,以及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理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教授米齊蒙托亞,清華大學教務處教務長孫宏斌、iFixit 的聯合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凱爾威恩斯,還有古永鏘是優酷網的 CEO 等人進行評判。值得一提的是,清華大學、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新美國基金會和板岩雜誌間的合作成果,到今天為止,共有 82 項作品。

「讓人們一起來參與實作工作坊,並提供免費的電子廢棄物,讓參賽者可以在比賽中使用。」帕克說。她舉例,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錢德勒創新中心 (技術中心),邀請當地的人、民間組織、小企業和其他人,捐贈出自己使用過,和過時的電腦及電腦配件、硬碟、顯示器、印表機、掃描器,電線等,或是其它電子原件,例如手機。

自造者運動 (maker movement ) 的批評家,可能會嘲笑這方面的努力,在先前 DIY 的能量就曾表達和暗示,這種努力只是權宜之計,它無法彌補社會未能解決大環境的問題。

像這樣的比賽,人們可以提出一個想法或進行「鍵擊行動主義 clicktivism」,不是去改變人們自己的行為,而是用一種較不便的方式,但複雜的社會問題通常是透過一個主動、比賽或競爭的方式得到解決。

可能一、兩個想法或做法,會努力出有實質性的承諾,以減少電子廢棄物生產的數量或將其轉換成可重複使用的形式。有強大的經濟論點在背後改善我們的能力,去重複使用電子設備的週期,應該會吸引不少市民。

以同樣的方式修修補補,是生產 DIY 醫療設備顯著的進步,就像一個醫生從一個廢址,創造出農村醫院。而世界各地的自造者,可能會找到一種方式來回收利用稀有材料,連接到另一個使用後可具回收性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都會變得更好:隨著越來越多的電子設備突破和衰敗,世界將需要一個定影劑運動 ( fixer movement)。

資料來源:TechRepublic/圖片來源:Eupalinos Ugajin(http://techorange.com/?attachment_id=127249)、Ashley Jenkins(http://techorange.com/?attachment_id=127255)、Museum für Kommunikation Frankfurt(http://techorange.com/?attachment_id=127250)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NordVP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