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四驅車系列手遊「迷你四驅超速大賽」可以下載了!   用《ASTRO’s PLAYROOM》發揮DualSense無線控制器的力量   貓咪大戰爭聯乘EVA合作期間限定再復刻出場   這個月也有《Nintendo Direct mini Partner Showcase》!   因新型肺炎(COVID-19)的影響 SNK決定實施「在家辦公」   今晚9點開始「Pokemon新作發佈會Pokémon Presents」   DEAD OR ALIVE Xtreme Venus Vacation 最大免費70連抽卡 三週年水着登場!   侍魂 SAMURAI SPIRITS推出Xbox Series X / S版 

5 到 10 年後中國整個商業界會被徹底顛覆掉,那些老同志可以洗洗睡了

商業

吳曉波(東方早報副總編)在 2014 明道大會發表主題演講時說,在未來五年左右,傳統製造業將受到互聯衝擊,50% 的製造企業會破產

吳曉波稱,過去 20 多年裡,中國的商業世界,老百姓的消費模型,創業模型,消費模型,甚至思維方式都是由 1962 ~ 1975 年這批人所決定的。現在正在交棒給 80 後。80 後是互聯網的未來,未來一切商業都將互聯網化。

80 後已經成為最主要的創業人群。吳曉波舉例稱,淘寶上的中小企業主(賣家)數量大概在 600 ~ 800 萬之間,這波人當中 85% 以上是 80 後。80 後成為了創業最主要的人群。這個是中國發生的最大的變化之一。

在接下來的 80 後的世界裡,一切商業都將互聯網化。吳曉波說,第一,企業將重新構建跟消費者之間的關係、第二,企業會利用互聯網工具改造企業內部的流程。如果這兩個改造不完成的話,傳統的製造業和傳統的服務業都會被消滅。

以下維吳曉波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記得我讀大學的時候,讀過一本書,其中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深,馬克在戰壕里對另外一個人講,我們這一代人是否比上一代人更值得信任。這一代人重要的使命就是把上一代人幹掉,只是幹掉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分配到一家全國最大的一家通訊社,裡面有兩位我的前輩,一位是離休幹部,一位是 50 年左右的人,我上班第一天主管就給了我一個熱水瓶,上班的時候,你到傳達室,每個人排隊,拿自己的水瓶上去寫稿採訪,下班的時候再把水瓶拎下來。

所以我覺得不能這麼過,記得工作沒幾年就買了一台電腦,電腦這個事在整個空間裡面就變成大新聞。我們的單位特別好,他分配你所有的東西,除了你老婆以外,然後買台電腦回去,當時我輸入的是中文之星輸入,我那兩個前輩跟我講說,單位什麼都發給你,你幹嗎還要用電腦呢?後來他們知道了,因為我有了電腦,我寫的更快,賺的錢就多,還可以保存很多東西。後來我買了商品房,他們又瘋了,單位分你房子了,你還買另外一個房子,你要包二奶嗎。

我們知道,中國從 1978 年到今天改革開放 36 年,我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36 年中國幸運的一代人是哪一代人?我仔細算了一下是 1962 ~ 1975 年出生的人。為什麼說這一代人是最幸運的呢?

第一,我們這一代人沒有遭遇過飢荒。到了 70 年代中期以前,中國是允許人口出生的,1976 年中國開始計劃生育。中國正式把計劃生育變成一個基本國策,我以前到農村支教過,我眼看過六個月大的婦女,幾個幹部拉她去醫院墮胎。

第二,我們是接受了完整的高等教育。1962 年以前出生的,他的小學、中學、大學都是不完整的。

第三,我們享受了所有的轉型福利。中國從 1980 年代進入轉型社會,我們享受過國家分配給你的房子,也享受過商品房的福利,也享受過創業的機會,所以我們享受過所有轉型的經歷。

有一年我碰到胡潤,我讓他算一下,中國排名一千名的富豪平均年齡是多少?80% 是 1962 ~ 1975 年的那波人,裡面屬兔子最多的是 1963 年出生的。

這一波人是當今全世界所有國家裡面,擁有財富最多的一群人,而且是最年輕的一群人,我們跟美國比,要年輕 10 歲左右,跟日本比年輕 12 歲左右,就是中國擁有年輕富豪最多的一波人。這波人在再造中國過程中,發動了互聯網的奇蹟。各位,你們未來的使命就是把他們幹掉。

像馬雲、張朝陽是最大年紀的,是 1964 年出生的。特別有意思的是這波人創辦互聯網基本上都是發生在 1998 年二季度到 1999 年四季度的 18 個月時間,這個時間段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個奇蹟時刻,全部在這個時間窗口,所以他們發動了互聯網。

講了那麼多獲利者,接下來我覺得世界開始出現大的變化,在發生哪些變化呢?

  • 80 後主導了整個新經濟

第一,創業的人開始改變了。我有一次到淘寶去調研,淘寶研究院跟我講,淘寶這些中小企業主(賣家),大概是 600 ~ 800 萬之間,這波人當中 85% 以上是 80 後。

中國現在個體工商戶有 3600 萬,每年創業的企業大概在 2500 萬以下,就是年營業額在 500 萬以下的微小企業,那 100% 是 80 後,所以 80 後成為了創業最主要的人群。那麼誰在消費?絕大多數都是 80 後。所以 80 後不但成為創業的主力,同時成為了消費的主力。誰在流動?我有一次碰到華住,其中旗下漢庭酒店,去年漢庭酒店一年客流量 72% 是 80 後,那意味著在全中國一線城市旅遊、遊玩的人大部分是 80 後。那麼誰在創新?我們很多商業模式,生活模式,甚至我們的語言。

所以整個世界的基本盤在發生大的變化,過去 20 多年裡,中國的商業世界,老百姓的消費模型,創業模型,消費模型,甚至思維方式都是由 1962 ~ 1975 年這批人所決定的。因為我們創造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是由我們的價值觀所構成的。但是當消費、流通、創業的人群不同的時候,原來的商業模式都會顛覆掉。

50 後、60 後他們最大的恐懼是什麼?他們跟你們不是一伙的。未來 5 ~ 10 年裡中國整個商業界會被徹底顛覆掉,那些老同志可以洗洗睡覺去了

  • 在 80 後、90 後世界裡,商業邏輯有哪些在發生改變?

第一,一切商業都將互聯網化

這是一個特別厲害的一件事情,我是做傳統出版業,20 多年一直在寫書的人。我發現最麻煩的是什麼,中國 60 後、50 後的 80% 以上會用電子書,連獲取圖書的管道都不見了。

所謂商業的互聯網化,我認為由兩部分構成。第一,企業將重新構建跟消費者之間的關係第二,企業會利用互聯網工具改造企業內部的流程像明道所提供的工具,就是企業內部的一個互聯網化。它是一個內外的完全互聯網改造。如果這兩個改造不完成的話,傳統的製造業和傳統的服務業都會覆滅掉。我認為在未來五年左右,傳統製造業,50% 的製造會破產。

我最近在浙江和江蘇調研,他們最近在做強制性的產業淘汰,高勞動力成本,高污染的中小型企業最近大規模的倒閉。有一個官員跟我講,最近航空衛星拍下來,拍到江蘇省和浙江省有些縣像被原子彈炸過一樣,全部的廠房被拔掉,造成很多人失業,但是我認為鎮痛是好的。剩下來的是那些有科技含量的,善待員工的,提供未來商品的企業才能應該生存下來。

在這個淘汰過程中,信息化革命給到我們很大的福利,不會利用這些工具的企業都將離開這些舞台。

第二個,一切品牌都將人格化

這要感謝 Jobs 同學,所謂品牌人格化,將近由消費品時代進入到粉絲時代。

中國 1984 年的時候,有一批人創業,王石、張瑞敏、柳傳誌等等,這批人他們第一次重視了消費者,1984 年張瑞敏在工廠裡面把一批不合格的產品砸掉了,是說未來離開這個工廠的產品必須是合格的產品,次品是不能出廠的。再此之前,中國的不合格商品是可以出廠的,當時是有正品櫃檯和次品櫃檯的。但是張瑞敏砸冰箱之後,消費者建立了正品的文化思想。但是在今天已經不行了,現在大家要的不是一個標準件。

前兩天我去首都機場,我從過道拎著箱子經過的時候,旁邊經過了一個非常大的廣告螢幕,是一個手機廣告螢幕,打扮一個像外星人的女人拿著手機,當我又走過一個手機廣告螢幕的時候,我走過去就在想,如果這兩個品牌的 LOGO 互換一下,我們能搞得清楚誰是誰嗎?我們是不知道的。

今天我們能夠容忍產品是有缺陷的,我們希望你這個企業經營這個產品,能夠越來越好,所以「消費者是上帝」這個概念到現在是不存在的。這個消費者是誰呢?應該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的朋友。所以這些品牌可能未來都會被淘汰掉。

第三個,一切消費都將娛樂化

我是一個很早就開始寫專欄的人,最開始給報紙寫,後來給雜誌寫,後來給新聞門戶寫專欄,結果我服務過的這些報紙、雜誌、門戶都差不多死掉了,這是讓我挺悲哀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想了好久,應該怎麼辦呢?這個月我開了一個自媒體,我要用微信來寫。我的作品,我只會寫非常嚴肅的財經作品,然後我要做一個影片,我那個團隊全部是 85 後,他給我們提建議說:吳老師,你的影片肯定沒人看?他們就在我們財經頻道裡面加了一個很醜陋的東西,我一邊在講非常嚴肅的宏觀經濟的事,他在旁邊吐槽。然後給我一個約束說 ​​,所有的吐槽都不能更改的,所以大家以後看到的吐槽都是未經我授權的。

其實中國很多企業家不會講冷笑話,所以我說,不會講冷笑話的企業家一定是沒有未來的企業家。

第四個,一切流行都將城鄉一體化

我在很多年裡面研究過中國的快速消費品和耐度消費品。第一個,你先付錢?還是我先付錢?因為中國人是沒有信用習慣的。第二個,中國 960 萬平方公里,疆域太大,所以傳統的最厲害的企業是我從上海 1 塊錢人民幣生產的水拉拉薩去賣,還能賺到錢,就是中國最賺錢的企業,這個人就是宗慶後。

你為了形成這樣的信用模式和物流模式,首先你要建立 3 ~ 6 級左右的經銷商的利益共同體,第二個,你要在全國各地建立你的分銷倉儲,建立物流體系,配銷體系才能完成。往往一個企業要把產品賣到全中國,首先在北上廣深打廣告,在 7 ~ 10 個大中型城市尋找經銷商,五六年以後進入三級市場,十年以後大概全國鋪完。

美國最厲害的兩家企業可口可樂和寶潔用了二十年時間才做到。但是今天有了互聯網之後,他可以第一時間和上海的小朋友一起知道,Nike 在哪一天發布了限量版的球鞋,然後通過虛擬支付就可以獲得這雙鞋。今年寶潔大幅度的裁員,這是寶潔進入中國三十年從未見過的事情。

在互聯網前提下,整個物流和信用支付狀況發生了徹底變化,所有消費有可能城鄉一體化,各位這是一個巨大的福音。我如果出一本書,通過新華書店,能賣到 100 萬就了不起了。但是在未來互聯網和電子化的狀況下,很可能未來有 1000 萬到 5000 萬的人願意看我的書,哪怕他支付 1 塊錢人民幣,5 毛錢人民幣,我也能迅速成為一個大富翁。

  • 下一代跟這一代有什麼差別?

最後跟大家談一談,各位跟我有什麼區別?世界很快就要交付到各位手上了,我還有兩句話跟大家講。你跟我們有什麼不同呢?我覺得有一些還是不同的。

第一,我希望各位比我們這一代人更相信常識

我們 50 後、60 後這一代人相信奇蹟。在過去二十年裡面,中國人曾經有過三個人,在他 31 周歲的時候成為了中國的首富:黃光裕、陳天橋、丁磊。我有一個同齡人,他 ​​跟我講:每天晚上六點鐘的時候,我盤腿架在床上,我在想,我已經 31 歲了,為什麼還沒有成為中國首富?所以我們這一代人比較相信奇蹟,比較相信一些非常特殊的方式。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夠跟我們不一樣,因為中國到今天,大家不幸的是,中國現在整個經濟成長已經進入到 7% 的環節,而在我們像各位這個年齡,中國經濟增長是超過 10%。所以中國已經到了中速成長的層級,中國中產階級大概 1.2 億人,所以開始相信常識的時代出現了。

第二點,我希望各位更能相信自己

我們 50 後、60 後、70 後還相信組織,還相信國家,還相信那些民軍。同志們,我現在才知道了,這些都是不可靠的。沒有一個組織是可靠的,沒有一個政黨是可靠的,沒有一個組織者是可靠的,沒有一個演講者是可靠的,所以我們要相信自己。

第三,我們要更相信民族

我女兒是 90 後,我跟她最大的區別是什麼呢?在少年時期,我從幼兒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我的班長都是班主任分配的。但我女兒那一波目前他從幼兒園、小學到高中,所有的班長、班幹部都是選舉產生的,這是一個特別大的區別。他會選舉他們的班長,成年以後就會選舉公共組織的領導人。

我女兒有一天要入共青團,她說:爸爸,她讓我寫入團申請書。我說:你知道什麼是共青團呢?她說:不知道。你信仰共青團嗎?她說:不信仰。那你為什麼要入團呢?

因為從小有了這樣一些民族的基因在裡面,所以我想各位這一代人,更要相信民主,相信自由,相信這個世界上的確存在普世價值。中國特色存在的前提一定不是跟全球的普世價值進行抵抗,而是融合。怎麼能夠跟全球一起和諧的進步,是我們這一代人需要解決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不是專制能夠解決的,哪隻有一條路可以解決,那就是民主。

第四點,你們這一代人比我們更懂得享受

創業很苦,無論是拍電影、寫作、辦企業都是非人的生活,但是一個人走向成功,如果犧牲生活作為代價,我跟各位講,是不值得的。

前兩天參加一個論壇,一個 60 後的朋友跟我在一起,他是全國最大旅遊酒店的董事長,他說:我是一個特別敬業的人,我的工作,成就都是通過勤奮努力獲得的。在過去 20 年裡面,每年大年三十兒都是跟公司員工一起過的。一個女人為你生兒子生女兒,結果二十年的大年三十兒都沒有陪她渡過,那你的成功是不值得的。

有一年我去美國跟一個企業家朋友過海關,他是 1964 年生人,那把企業賣掉獲得 20 多個億。前面有一個美國人,帶著一個三歲的小孩給海關官員看。我那個朋友突然掉眼淚,他說:我已經不記得那麼大的時候,我女兒和兒子長得什麼樣子了。所以各位大年三十兒還是要跟自己的親人度過,如果你有小孩,看著他一起長大,那個快樂和你獲得榮譽和財富的快樂同樣重要,或者說更加重要。

觀眾提問:我們有一個困惑,我們是 80 後,我是做創業服務的,是公益服務。在看到很多項目都會面臨同一個問題,因為很多都是 TMT 的項目(《TO》編按: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產業是科技、媒體和電信三個英文單詞的縮寫的第一個字頭,整合在一起。),他們會面臨既有 BAT 大頭的打壓,後面又有很多創業新秀的複製和追趕,所以很多創業者都有這樣的困惑,因為互聯網只有老大、老二,基本上沒有老三、老四的份。所以他們困惑是這條路到底有沒有希望?

吳曉波:我對創業是這麼理解的,第一,大部分的創業都是以失敗而告終的,99% 的創業都是以創業而告終的,所以失敗是一個必然現象,所有倖存者都是僥倖的。

你講到 BAT(《TO》編按:B= 百度;A= 阿里巴巴;T= 騰訊),BAT 確實成為現在互聯網的寡頭力量。在過去兩年裡面,當整個互聯網應用由 PC 端轉向於手機端以後,其實寡頭對流量控制的能力不是在減弱,而是在加大。那麼接下來這些年輕人,有沒有機會去瓦解這樣的寡頭勢力?第一個辦法是建立一個新的互聯網秩序。第二個是發明新的互聯網的技術創新。而且現在平台所賺的錢超乎我們的想像。

前兩天我看到阿里巴巴的財報,一家做平台的企業,去年年淨利潤是 44%,在你們上面賣商品的幾百萬家淘寶,80% 是不賺錢的。這是什麼意思呢?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賺了很多錢,而你的子民卻不賺錢。

在真正做商品的這些人,能不能在未來互聯網革命 ​​中分到一杯羹,這是大家要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到今天為止,互聯網仍然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但是它是一個自由的世界,謝謝。

(轉載自合作媒體《i 黑馬》)

Source: techorange.com

Addidas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