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所料?!「FINAL FANTASY VII 重製版」將延後發售   「生死格鬥6」追加新角色!「DOAXVV」的性感大姊「Tamaki」參戰!   眾所矚目《 VALORANT 》將舉辦公開大賽「RAGE VALORANT JAPAN TOURNAMENT Powered by GALLERIA」!   可在今天獲得內含新遊戲 + 的《漫威鋼鐵人VR》免費修補程式更新   將在2021年迎接25周年的《惡靈古堡》!25周年紀念網站及全新3DCG動畫《惡靈古堡:無盡闇黑》前導預告公開!   「Famicom遊戲集Nintendo Switch Online」發表7月新增遊戲內容!   益智遊戲「Pokémon Café Mix」即將在Nintendo Switch、手機上登場!開放事前登錄中   Riot Games宣布《VALORANT特戰英豪》正式上市6月2日全球同步發行 

Google Ventures:Google 從不會問我們何時才能把錢賺回來

商業

Bill Maris, Google Ventures 的執行董事,對矽谷風投的機制多少有些失望。這位掌握 15 億美元資金的風投人,帶領 Google Ventures 在 2013 年投資了 75 個新項目,包括 Monsanto 以 9.3 億美元對 Climate Corp 的收購,以及 RetailMeNot 的 IPO 等。Google Ventures 在矽谷運營 5 年,資金全部來源於母公司 Google 的投資。

也許我們可以從以下節選自 Re/code 對他的採訪中對 Google Ventures 有更多的認識。

Re/code:Google Ventures 在 Google 的全景戰略中所扮演的角色,與 Google Capital Google X 在內部的定位有什麼不同,是否存在競爭關係?

Bill Maris:我們互相之間協助互補,並不存在競爭。Google X 和 Google Ventures 一樣著眼於那些大膽、有前瞻性的想法,並致力於為他們提供資金的支持,讓這些想法成為現實。但我們的出發角度有所不同,Google X 並不會在乎所支持項目的投資回報,它更像是一個「造夢工廠」,項目本身更具科幻的超現實色彩。

Re/code:Google Ventures 作為風險投資,必然對投資項目的經濟收益有所期待,如何平衡對於大膽、前瞻的想法的追求和經濟收益這兩者?

Bill Maris:獲得經濟收益和實現前瞻的想法兩者並沒有衝突,創業公司不是非營利性機構,且往往大膽創新的公司,其價值能夠被社會認同,並因此而取得經濟回報。

至於這個過程有多久,舉例來講,如果我自己要建立一個風險投資基金,那我需要找到 10 ~ 100 個投資人,對我的風投基金提供資金,這些合夥人會希望我在 7、8 年內將這些錢賺回來,所以我必須在 3 年內把錢投資在不同的項目上。這樣的投資人心理決定了目前大多數的風投在選擇項目時的壓力,並趨向於選擇處於發展階段比較後期的創業企業。

然而,科技的創新和突破需要時間。在 Google Ventures,我們的基金以年度為單位,我們可以將這 3 億美元資金全部投資,也可以不做任何投資,我們甚至不需要計算內部收益率,我們的投資人 (Google) 不會問我們何時才能把錢賺回來。這對選擇投資項目有極其重大的意義。

Re/code:發現具有潛力的創業公司的秘訣是什麼?

Bill Maris:首先,必須認識到自己的選擇有一半的可能性是錯的,也許是錯的公司,錯的產品設計,錯的產品實現,或者是市場時機尚未成熟,就好像為何 Friendster 沒有成功,而 Facebook 成功了。

我想,有一個關鍵因素在於人。

如果有人讓我想到那些成功的人士,比如 Nest 的 Tony Fadell Matt Rogers,或者 Uber 的 Travis Kalanick,他們具有超凡的專注力、解決問題的能力,且對公司和團隊來講極其重要,這樣他們的項目通常發展得非常迅速,從而投資人在時間和收益上都更加安全。另外一點,是面對環境變化的變通和適應能力。還有便是作為創業公司的 CEO,是否具有用人的智慧,把對的人組建成對的團隊。

Re/code:非常注重數據和數據模型的應用,在這些模型中有哪些變量,並且許多變量似乎無法預測,比如人、新聞報導、IPO 市場 …… 數據模型在多大程度上左右了 Google Ventures 的決策?

Bill Maris:我們有非常有經驗的統計團隊,他們在 Graham Spencer 的帶領下幫助我們更好地利用數據所帶給我們的智慧,我們同時清楚地知道,數據並不能夠作為決策的手段,而是作為參考的工具。在 Google Ventures,數據的參考性是重要的,我們的決策不是多數人投票決定的,而是關乎於勇氣,這時我們當然需要良好的數據作為理性的支持。

Re/code:你們投資的公司Cool Planet 受到 The Verge 的公開質疑,對此你怎麼看?

Bill Maris:The Verge 的專欄作者 Ben Popper 的質疑是針對 Cool Planet 的創始人,而非公司本身,The Verge 的文章也因此很清晰地分為了兩個部分。我們當然會犯錯,但是我認為對於 Cool Planet 從玉米等副產品轉化成汽油等生物燃料的項目還是有成功的可能性,他們正在通過從其他投資人手中籌得的資金建立試驗機器。如果說我們有時不可避免地在一些過於大膽地項目上投資失敗,那麼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只是出「安全牌」,對於我們來講也是失敗。

Re/code:得到 Google Ventures 支持的創業公司是否總是得到外界特別的關注和期待,得以更順利地自我實現?

Bill Maris:我當然希望如此,但同時需要解釋地是,Google Ventures 通常只是這些公司的少數股東,並不能左右公司決策和走向。創業公司要想成功,需要來自方方面面的資源,沒有單一的因素可以保證公司的成功與否。如果 Google Ventures 投資的公司本身存在缺陷,那麼最終仍將失敗,但幸運的是,在 230 個 Google Ventures 所投資的公司裡,失敗的公司在 10 個之內。

(轉載自合作媒體《36kr》)

Source: techorange.com

Addidas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