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森「驚」采的社群合作活動:All Hallows’ Dreams登陸夢想世界   眼鏡史萊姆出現了!《勇者鬥惡龍X Online》與日本眼鏡品牌《Zoff》合作!推出史萊姆造型眼鏡!   SEGA 60歲生日快樂!傳說中的微型掌機「GAME GEAR MICRO」來了!   可在今天獲得內含新遊戲 + 的《漫威鋼鐵人VR》免費修補程式更新   《Astro City Mini》確定將會在香港・台灣・韓國・中國發售!預計在12月下旬上市!   新角色公開!「FFVII REMAKE」還有那個市場、鬥技場和蜜蜂之館!   記錄便便顔色打怪?日本大便研究所推手遊《便便Collection》!   準備在《Godfall》展開任務!遊戲下週登陸PlayStation 5 

程式設計師們,寫 Code 的感覺真的像吸毒一樣 High 嗎?

商業

本文作者 David Auerbach 是一位作家,同時也是一位軟體工程師。以下文字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這些日子我寫的作品遠超過以前我寫過的 Code ,我很懷念當初 Coding 、寫程式,這簡直就是工程師的興奮劑。在那段期間我的眼睛只注視著電腦,就像個機器人。當我盯著螢幕時,我感覺不到飢餓、口渴、睡意,甚至連疼痛都遠離我,直到身體到達極限,我才停止。

Coding 對我有心寧安定的作用,就像某些人喜歡冥想一樣;可以參考神經學家 James H. Austin 的其中一本著作《Zen and the Brain》,裡面就有提到如何讓人的注意力轉移到「沒有自我感官意識」。

我曾和朋友在一位女同事背後大聲交談,但她完全沉浸到 Coding 當中,絲毫不受影響,即使我們叫她的名字,也沒有反應。這就是嚴重地抑制感官反應的例子。

有些工程師可以十小時或更長時間去抑制感官反應 ,若你不相信,有數不清的案例可以證明,如遊戲程式員 John Harris 的故事就被 Steven Levy 收錄在 1984 年出版的書《Hackers》。

當 Harris 在 1980 年代早期於 Frogger 工作,他說:「我把我的手黏在鍵盤上。」有天他從下午三點開始埋頭工作,當他再次抬起頭,發現外面的天空竟然還是亮的,他一直以為會工作到很晚,沒想到原來已經隔天早上了。《Hackers》很多在講這種類型,他們長時間處於恍惚的狀態。

在我寫作出現輕微恍惚狀態時,我通常會說:「這些文字需要一些嚴格的編輯審核。」,但精神恍惚地 Coding 後,我會說:「這是好東西!這是超高生產力的產品!」,因為在 Coding 時,外表的恍惚狀態,其實和內心是相符的。

你寫了 Code ,你想看它是否能運作,你測試它,失敗,你修復它,再建立下一階段,以此類推,說不定一個完美的一段 Code 就在不遠處。

書籍、電影、遊戲,甚至有時寫作會吸引我到一定程度,但這是非常不同的感受,它不真實、不像上癮,也並不完美,而藉由演算、Coding ,會將我帶入一個完美、有序的世界

我從沒聽過藝術家敘述如何衡量精神恍惚,也許他們無法用語言形容,但這種狀態看起來就像吸食毒品造成的精神恍惚

我從一位棋手那聽到最切合的描述,當他無意識,大腦一次性同步處理所有工作,他說:「在我最集中清醒時,我會突然看見整個比賽的布局,彷彿在心中依序出現不同路線、方法,使我可以改進自己缺點,並準備好戰略。」另外,我還聽說數學家也刻意塑造類似的方式來思考,在他們精神恍惚達到了一個境界,整個邏輯體系於腦中清楚呈現,讓他們終於可以找到兩、三個缺失,拼湊一起,形成一個新的見解。(然而,精神恍惚令我洩氣的是,當我意識到我不得不改變五個不同文件、地方的 Code 時,我必須等待我的手指一個一個去更改,唉)。

透過精神恍惚地 Coding 將其連接到一個持續的生產過程,並朝向實現目標導向,這是令人佩服的特質之一。

那麼,我為什麼停止 Coding ?我時常反問自己,倦怠是一個簡單理由,也包含健康問題。而且建構、測試不斷循環,我開始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喜歡,就像在一座山丘上,一遍又一遍地滾著巨石。

之後,當我看到我的工程師朋友們,一個個處於精神恍惚的狀態,我既羨慕又懷念,當時,我也是那樣的。

延伸閱讀:

真正「神級」程式設計師的 7 項特質 — 都與技術無關!

(資料來源:SLATE/圖片來源:mwilkieDean Terry,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NordVPN

隨機商業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