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紀念人中之木村突破100萬套!《審判之眼:死神的遺言 Remastered》推出超特惠價!   FIA Certified Gran Turismo Championships於2021賽季隆重回歸   新《Resident Evil Village》體驗版於4月18日登上PS4和PS5   「新‧美麗新世界」公開全新內容以及發售情報!   擁抱VR生存遊戲《Song in the Smoke》的原始曠野   解構《Ratchet & Clank: Rift Apart》無懈可擊的動畫   《Grid Legends》曝光:成為熱門賽車遊戲中的傳奇   「快打旋風 V」季票5 開始更新! 《彈》 隆重登場!並實裝《V-shift》系統! 

高學歷青年失業、學而無法致用,失落的一代恐拖垮全球經濟的下一個世代

商業

全球諸多國家都在面臨青年失業潮,從歐洲,北美到中東,青年失業現象已然成為瘟疫一般,危害數十個國家數十年的經濟成長及社會安定,根據 International Labour Office 統計,去年全球 25 歲以下的就業人口之中,有大約 7,500 萬人沒有工作,相較於 2007 年而言,增加超過 400 萬人。

六年前,當時的義大利經濟部長 Tommaso Padoa-Schioppa 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因為他為被迫居於父母家中的年輕人冠上「big babies」的說法;六年後,因為經濟衰退,他口中的「big babies」越來越多,30 歲以下的義大利勞動人口中,有 40% 失業,大約是五年前的兩倍。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和中東地區,大批年輕人無法找到與所受訓練相符合的工作,此現象加深長期的種族、宗教衝突及政治不和諧之局面,而埃及去年努力解決阿拉伯之春的餘波,青年失業率達 39%。

在西班牙,25 歲以下原應成為勞動力的人之中,56% 沒有工作,這危害了將來的成長與繁榮。

青年失業危機正在改變家庭動力,因為父母需要繼續扶養長大的孩子,且失業的青年延遲成家的時間,這使得大家花費更節儉。政府努力想要提供失業救濟金,大量的年輕人原本會成為消費者,但卻在失業中受困,最重要的是,青年失業現象正在瓦解青年人對於教育的信仰,以往青年都相信,教育是通往較富裕生活的道路,現在卻發現自己的學歷在黯淡的就業市場中並不那麼有效。

全球青年嚴重缺乏工作機會之現象乃肇因於 2008 年美國的金融危機,而後散佈至歐洲,造成許多國家遭遇經濟壓力,現在,青年失業現象有可能惡化原本就根深蒂固的社會及政治緊張局勢,也將引起新的衝突。而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也認為,青年失業問題為現今世界最嚴重的惡,方濟各甚至表示:「對我而言,這是我們所面臨最緊急的問題。」

  • 法國:職業學校文憑 理想工作遍尋不著

根據法國政府最新數據顯示,法國 25 歲以下勞動人口有將近 1/4 正式失業;在英國,同年齡族群中有 96 萬人失業,大約是 1/5 的比例,歐洲整體而言,16-24 歲年齡層中有大約 2,600 萬還在尋找工作。

在法國 Montpellier 市的 Thomas Pallot,擔心自己的未來似乎不甚明亮,他只有 25 歲,近來剛成為電腦技術員,但過去兩年,他都處於失業狀態。

Pallot 擁有高等職業學校的文憑,原本此文憑應可使他免於此等厄運,但今日此文憑只使他淪為所謂失落的一代 -- 他是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失業青年之一,這些青年從大學畢業,取得文憑,卻落得失業窘境和隨之而來的艱辛 -- 包括經濟困難、絕望,和失去方向的感受。Pallot 說:「我們需要工作才能長大成人,以前,我跟親近的人談論我的工作,現在我沒有話題可聊了。」

對 Pallot 來說,原本小小的志願,卻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他原本想要成為電腦技術員,這工作與他的資格相符,薪水扣稅後大概是一個月 1500 歐元。

他也從未想過生活會這麼艱困,但當他看著經濟情況持續惡化,他了解到將來的路不好走。Pallot 為了生存而接下各類臨時打工,像是發傳單、搬箱子等等,大約 1/3 時間在工作,一個月約賺 580 歐元,其中 300 歐元要拿來付房租。

在法國,像 Pallot 類型的勞動人口中 (高中畢業加上兩年進修),大約 10% 沒有工作。勉強說來,大學文憑在法國勞動市場是有些幫助,但還是遠遠不足以解決苦尋工作者的需求,儘管法國政府似乎非常重視此議題,欲解決青年失業現象,但是 Pallot 還是無法尋得理想正職。

失業問題也影響到 Pallot 與親人、朋友間的關係,他避談工作相關的話題,且父母也會給予壓力,另外,他也不敢想成家生子等計畫,因為以現在情況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沒有未來的計畫、沒有生涯規劃,現在唯一重要的是把我的情況穩定下來。」

Pallot 也不再期待當地失業輔導處的幫助,「我一年換 3 個失業輔導員,這樣的失業輔助怎麼會有效」,Pallot 覺得政府的做法並沒什麼邏輯。

雖然他尚未放棄希望,甚至還能鼓舞他人要保持耐性、積極、與人保持聯繫,並多尋求支持,但兩年持續失業仍消磨其心志,他說自己像是一個,「等待事情發生,但卻等不到任何變化」的人。

  • 西班牙:專業工作經驗難以積累

21 歲,住在西班牙的 Marta Mullor,努力接受她仍與父母同住的事實,她已經完成口筆譯大學學位,但從 6 月畢業至今,她每週申請大約 75 份工作,卻徒勞無功,她說:「去年我不曾想像過我現在還會跟父母同住。

住在西班牙的城市 Cáceres 的 Ester Martinez 今年 24 歲,她已經習慣尋找任何有機會的工作,不再介意是否與她所選擇的職業生涯有關,她申請在零售商店與超市工作,她在這些地方吹捧自己的科技能力以及語言能力,她會說英文,法文,也稍微會說義大利文。

她在履歷表上及面試時刻意避提其教育成就,她隱藏其碩士學歷,也沒有告訴雇主說她正在寫博士論文,因為她知道,這些條件反而會使她貼上標籤,被歸類到受過高教育卻在黯淡的就業市場適應不良的青年。

根據 General Workers Union 調查,大約 250 萬位西班牙勞動人口在非其所學技能的部門工作,而此現象似乎重複循環,因為最近一批畢業生也是接受各類他們所能找到的工作,他們幾乎沒辦法累積所學領域的工作經驗。

有些人正在創造自己的工作經驗,24 歲的 Antonio Jimenez 以其藝術史學歷找工作,5 個月仍無結果之後,他選擇在位於 Valladolid 鄰近的社區開一家酒吧,他說,「我必須做點事」。

他在西班牙並非多數,在西班牙,只有 4% 的失業青年選擇創業,他開酒吧是靠父母金援,否則要在西班牙取得金錢創業非常困難,他說,「除了錢之外,有太多文書工作 (paperwork) 要處理,多到你有時候會想要乾脆放棄創業。」

他讀藝術史,卻要從事調製雞尾酒的工作,其父親怎麼想?他父親說,「生活就是如此」並認為這總比待在家憂鬱無聊來的好。

其他青年則放棄在西班牙工作,有些人從數據中消失,因為他們不再積極找工作,有些人決定繼續學業,但對於經濟情況不那麼好的人來說,繼續學業並非易事,以馬德里的學費為例,去年就漲了 20-30%,今年 2 萬名申請的學生沒有獎學金,這是由西班牙主要的反對黨 Socialist Party 以及西班牙大學校長會議 (Conference of Rectors of Spanish Universities),所提供的數據

根據國家統計局指出,在危機開始之後,大量青年開始移居,冒險至海外的西班牙青年增加了 41%,他們主要前往德國、法國及英國,另外還有厄瓜多 (Ecuador),這個小小的南美國家每年提供 5,000 個職缺給西班牙的大學畢業生,許多年輕人出國之後就不想回到西班牙工作了,去柏林工作兩年的 Javier Rincón 指出,他每次回西班牙都被其國家傷心的處境所震驚,且他認為西班牙文化、政治與經濟都在走下坡。

  • 美國:經濟大蕭條拖垮青年就業市場

在美國奧瑞岡州波特蘭市,23 歲的 Bretter Jackson 與其父母欠債 5 萬美元,因為當初 Jackson 申請就讀時尚設計的學位,原本這該是不錯的就業跳板,然而,她卻持續在不同兼職工作間流轉。Jackson 從沒想過事情會成這樣,從該學院畢業 3 年了,最近一份的打工工作卻是管理超市熟食區的櫃檯,還得依靠政府的糧票生活。

五年前她進入西雅圖藝術學院時,也就是她與父母簽下 5 萬貸款時,招生顧問不是這樣形容的。Jackson 說,校方給了很多數據,說有很多學生進入該領域,每年賺多少錢等等,看來這數據並不太準確。

根據勞工統計局調查,經濟大蕭條與疲軟的回復力道對美國青年帶來嚴重困境,20-24 歲的勞動人力中,失業率大約 13%,幾乎是整體失業率的兩倍。大學學歷原本是工作的保障,但是 24 歲以下的大學畢業生失業率是 8.8%,2007 年時只有 5.7%;雖然大學畢業青年的薪水還是比高中畢業生的高,但大部分有大學畢業青年找到的工作都不及其能力水準,也就是說,大材小用。

Jackson 家現在負債累累,而她的妹妹高中成績表現優異,夢想進入大學主修天體物理學,但 Jackson 的媽媽非常猶豫,一來家裡手頭緊,二來姐姐讀大學後的遭遇還在眼前持續折磨著一家人,但妹妹既有動力又有能力讀大學,這使得媽媽非常為難。

Jackson 為了取得收入,在 2010 節慶期間於 Macy 百貨打工,在假期結束後旋即遭解雇;後來在 See's Candies 工作,又換到一個臨時機構作裁縫,修補及縫上實驗袍的標籤,她原本希望可以穩定工作下去,但去年底她訓練新的一批臨時工來進行她的工作後,她又被解雇了。

她現在一週工作 20 到 40 小時,她靠著糧票與薪水勉強過得去,但是前途渺茫,她身邊許多朋友也有類似的故事,大家都開始懷疑,大學文憑是否真是中產階級生活的入場券。

  • 加拿大:太多無工作經驗的大學畢業生

加拿大在經濟蕭條中適應得比許多國家好,但是根據加拿大統計局調查,去年有 14.3% 的加拿大青年失業,相較於 2007 年的 11.2% 是往上增加的,且跟目前全國失業率 7.2% 比起來,青年失業率為其兩倍,這是自 1977 年以來青年失業率與成年人失業率最大的落差。

越來越多加拿大人進入中學後教育,但加拿大最大的銀行之一 CIBC 警告,青年失業率是被大學持續產出無工作經驗的畢業生給拖累的。

雖然受教育是好的,但越來越多學生在完成教育之餘並沒有工作經驗,於是容易進入惡性循環,也就是:沒有工作,所以無法累積經驗;又因為沒有經驗,所以找不到工作。

而就算找到工作,加拿大青年仍需面對事實:資淺者被遣散的機率是資深者的兩倍,因此,許多加拿大青年也開始外流到其他國家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

  • 英國:學費高漲,逐夢不易

Damilola Odelola 想成為作家、演講家與教育家,她有許多遠大的夢想,但就像英國數以萬計的青年一樣,21 歲的她被迫擱置夢想,因為英國的學費上漲且經濟疲弱。她原本已經獲得倫敦大學東方和非洲研究學院的入學資格,但她必須延後入學,因為學費漲得實在太高。

她現在持續寫作以累積自己的作品,同時尋找工作,一份可以讓她生存但又能讓他繼續逐夢的工作。

她居住的 Lambeth 鎮的失業率是 10%,為該市之首,也遠遠高於國家平均失業率 7.7%。她告訴自己,雖然一直找不到工作,但那並不代表自己沒有價值,頂多只是因為自己不適合那份工作,不是那塊吻合的拼圖。

她謹記家人為其作的犧牲,她母親甚至會載她到研討會以及在經濟上支持她,讓她成為一位作者,她也很感謝他的朋友,她們都能理解其處境,並且不時探望她。

社會上對於這代青年有個刻板印象,那就是太過怠惰,然而 Odelola 並不這麼認為,她說,「我們這代非常積極,我們享受忙碌、喜歡做事情,我們這代有很多企業家跟創業家,很多人已經創立了自己的品牌而且成名,這是因為沒有其他人會提供協助。」

Odelola 很擔心這般經濟狀況會變成英國的常態,而情況之難堪令人不免懷疑青年失業現象並非政府優先處理的議題,「沒人摸得著頭緒,我們只是看著經濟崩壞下去。

雖然此文主要聚焦在大學畢業卻仍然失業的青年身上,但是其失業所造成的後果,是整體社會將共同承擔的,從美國到西班牙,專家都警告說這些數以百萬計,原本將成為市場上消費者的人無力花費,這樣的現象會嚴重拖累經濟成長,使經濟繁榮不再,青年失業瘟疫問題是全球不得不面對的棘手問題。

(資料來源: HuffintonPost;圖片來源: padlaversusmoij, CC Licensed)

Source: techorange.com

隨機商業新聞

Gearbest 購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