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鐵拳7出現新角色!波蘭首相「LIDIA SOBIESKA」參戰!   2021年PlayStation編輯精選整合   ONKYO的電競耳機套組「SHIDO」的一般發售日定於2021年1月下旬!   《Little Devil Inside》:State of Play公開發表相關說明   反向恐怖體驗遊戲《Carrion》將於今年稍後火速登陸PS4   總監野村哲也探討在《FINAL FANTASY VII REMAKE INTERGRADE》亮相的全新尤菲   《Away: The Survival Series》將於今夏末登陸PlayStation 5   CoD最新作Call of Duty: Vanguard11月5日發售! 

一國為根 兩制必枝繁葉茂

商業

潘主席(灼見名家董事局主席潘燊昌)、灼非(灼見名家傳媒社長文灼非)、各位講者、各位嘉賓、各位傳媒朋友:

 

大家早晨。正如剛才戴健文(論壇主持人戴健文)所說,今日是我受傷小休之後恢復工作的第一天,這亦是第一個活動,我很高興能夠應約出席灼見名家七周年的論壇。事實上過去幾天有不少行政長官應該出席的活動,我都沒有辦法前往,在此向那些活動的主辦機構致歉,亦藉此機會對向我送上祝福、慰問的很多朋友以及很多我不認識的市民,表示衷心的感謝。

 

這一次小小的意外,其實都有一定的啟發性。最近隨着2021年施政報告發表,我不斷唱好香港,說香港已經進入一個新局面、一個新時代;但做人就是這樣,做政府亦是一樣,在局面好的時候不能夠掉以輕心,應該更加謹慎,因為風險和暗湧仍然存在。稍後鄧炳強局長(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和大家談談香港新形勢,大家今日看到香港的治安非常好,困擾着我們一段很長時間的暴力、起底、滋擾等都好像沉寂下來,但都不要掉以輕心。我相信稍後Chris(鄧炳強)都會提醒大家,香港的形勢仍然是非常複雜,仍然會是千變萬化,尤其是在中美的鬥爭當中,我們其實是在風暴的中間,所以大家無論在日常的公務、做生意,或者就算是個人生活上都要保持警覺性,這樣就會安全大吉。

 

正如灼非所說,我已經是第三次出席這個年度的聚會。兩周年時的2016年年底,當時距離我政務司司長的任期結束只剩半年多,當時以香港八大願景為主題,我記得當時發表了一個很長的演講,無可避免會引起很多的猜測,說那是我競選行政長官的政綱。當日我開宗明義說大家千萬不要這樣看,這並不是競選行政長官的政綱,只是一個服務了香港30多年的公務人員的臨別贈言。同樣地,今日我講的任何說話亦都不是競選連任的政綱,大家可以視之為一位經歷了四年多磨煉的行政長官的肺腑之言。

 

在三周年的論壇,我當時已經就任行政長官,亦責無旁貸和大家分享我作為行政長官的施政新思維;但好景不常,大家知道,我上任不足兩年就發生了很嚴重、可以說是回歸以來最嚴峻的挑戰,香港當時是面臨一個極大危害國家安全的風險,隨之而來的就是差不多歷時兩年的疫情。事實上我是有很多肺腑之言是值得向大家說說的,不過可惜大會只安排了半小時,我的肺腑之言是沒有可能在半小時可以說完。一個星期前在另一個傳媒論壇,它都只是預期我說十分鐘,結果我說了45分鐘;但今日我連留下來向大家多說一點時間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復工後,我連續有四個活動,由現在到午餐時間有四個活動要出席,所以我選擇只說一點,然後留少許時間給戴健文,他想問我甚麼問題我就回答他。

 

我明白灼見名家在七周年的論壇選擇以「香港下一個五年」為題,因為我們都是五年一屆政府;但正正在今年2021年施政報告展現的,就是有了一個良好的局面、有了中央的支持、有了我們回復「一國兩制」的初心、回到正確的軌道,我們不應該只看五年。我們應該看得更長遠,無論在城市規劃、土地開拓、房屋興建,以至建立一個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都不是一個五年的光景可完成。這亦是為甚麼我作為香港大學的校監,我非常支持我們提早請張翔教授(香港大學校長張翔)延任,張翔教授將會繼續是港大校長,直到七、八年後,因為大家都看到不是五年光景可以做得到,香港現在正正需要一種比較長遠的願景,然後陸續沿着一條正確軌道,將這個願景落實。我第一點想說的,就是以前我們沒有這種膽量、沒有這種見識,或者真的沒有這個條件,可以給香港規劃未來;但現在既然經過中央兩大舉措,包括去年6月30日頒布然後在香港實施的《香港國安法》,為我們恢復了穩定,亦包括完善了選舉制度,令我們可以確保「愛國者治港」,我們不應該錯失這個機會,再以一種比較短視的眼光去看香港未來的發展。在未來的發展裏,離不開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亦是這次在施政報告提出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的大背景,稍後凌嘉勤教授(港深合作策略規劃顧問凌嘉勤)會跟大家分享,因為基本上是我和他二人「黑箱作業」做出來的。北部都會區亦不是五年光景,我們談的是20年,但我們爭取15年,如果15年可以做好北部都會區,我們會感到非常安慰。大家亦不要太有野心認為很快能完成,因為有些事情不能快,我不是說一些法定或行政程序,事實上很多事情是需要一個有機的過程去發展,欲速則不達,請大家有耐心地去支持我們為香港規劃這個未來。

 

這本施政報告當然又引來一些遐想,就是說這個時候談如此長遠的規劃,還不是在想下一個五年?我希望大家留意施政報告的第一段,它說雖然是去到最後的一本施政報告,但我和我同事都很重視這份施政報告。正正就是因為有了剛才所說的良好局面,所以我們做了比以往更多的公眾諮詢,無論在網上、線下、走入校園、出席由港台(香港電台)舉辦的公眾論壇,不約而同很多發言的人,包括普通人、市民,他們亦有跟我一樣的想法,說有了良好局面,現在是砥礪前行,重新出發,為香港謀劃未來的時候;或者說得通俗一點,就是現在是做事的時候。這種「現在是做事的時候」,我希望亦會傳承到即將會進行的第七屆立法會選舉。

 

還有不多於一星期,第七屆立法會選舉將會進入提名期,我都趁此機會呼籲有志的人士、熱愛香港的人士、符合「愛國者治港」的人士,要積極去參與這場選舉,因為我們已經沒有藉口不去做事。如果是有志的人士、有能力的人士、時常在灼見名家批評特區政府的意見領袖,是時候要身體力行。我們有時看一些意見領袖發表意見,也會有一種感覺:「由你進來政府做吧!」。事非經過不知難,做行政和施政工作往往要考慮很多、很全面,不可能只是紙上談兵,我們要確保這些事反映到廣泛的意見,是實在可行,不會帶來一些難以逆轉的不良後果。事實上,我們今天的房屋土地政策就是承受了當日一些決定所帶來要一段很長時間才能夠撥亂反正的結果。參政一點都不容易,議政是相對沒有那麼困難,所以我希望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會看到更多有志的人士願意投身參政。

 

這亦是完善選舉制度的一個目標。大家或者還未完全掌握現時立法會組成的板塊,它由往時的兩大板塊變成今日的三大板塊,我們保留了傳統的功能組別,我們甚至是保留了傳統功能組別裏,一些以個人為選民的基礎,所以並不是說要搞清一色或一言堂。一些專業界別,如往時從來都不能夠落在建制手內的社工、教師、會計、法律,選民基礎並沒有改變,這跟選舉委員會的界別分組是有很大的分別。我們仍然歡迎在這些界別裏的專業人士參與,他們和我們的政見未必相同,但只要符合「愛國者治港」,能夠得到界別裏的分組提名便可以。相信如果得到提名,未必需要資格審查委員會,但無論如何,在設計上有雙重把關之下,我們很歡迎有不同看法的人,有些喜歡更加平等、有些喜歡更加資本主義、有些喜歡社會比較平均,我們都沒有問題。因為議事堂是用來議事的,最終是要為香港籌謀,所以在這個功能組別裏,我真的歡迎一些特別是年輕有為的人士,他既可以從事他的專業發展,亦可以在議事方面去參加。

 

至於在新增的40席裏的選舉委員會的議席,就更歡迎各方人士參加。它不需要有甚麼政黨背景,不需要有樁腳,不需要有很大的力量,只要社會基本上認同這位人士是一個他們值得支持的人士,這1,500人的選舉委員會成員就會願意投票給他。大家記得,設計上這個候選人本身不須要是1,500人選舉委員會的成員,他可以是一個外面的人,但他要說服、要展示給這1,500人看到,他是願意投身參政,為香港辦事。至於地區直選,沒錯,席位少了一點,但分為十區的雙議席單票制,正如我的行政會議同事湯家驊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昨天在電視節目中談及,設計上就是容許有不是單一黨派的代表性,因為在一個雙議席單票制的選舉制度裏,要拿到十個區裏的其中一個區的兩席,需要三分二以上的選票,同一個黨或同一個背景的人要全取席位,香港的選舉歷史都告訴我們是沒有甚麼可能的,所以同樣亦是在設計上,已經歡迎有不同背景的人士參與。我希望在座各位朋友,或者透過網上聽到我這番呼籲的人士,都願意在香港進入一個新局面、可以為香港創造一個新未來的這個關鍵時刻,參加我們第七屆立法會選舉。

 

我希望我們在明年1月1日,迎來的是一個有多元聲音的議會,在議會上能夠議政、論政,能夠在某些事情跟行政機關充分合作,同時亦要認識到有時是需要作出一些妥協的90位議員,為香港出謀獻策。多謝大家。

 

論壇主持人戴健文:多謝林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特別要多謝林太,剛剛跌傷之後第一日的公務就來出席今日的論壇。剛才林太講有關下一個五年,特別提到一個課題,就是肺腑之言。究竟下一個五年的肺腑之言,剛才林太講,我們要把眼光放遠一點,把眼光放遠一點是包括了有時間,即是說我們要看多過五年,可能是十年、20年,現時整體的規劃都在說更長的時間。另外一個看遠一點,就是我們需要與國家有多一些融合,這亦屬於肺腑之言。但林太,我想問一下,其實講肺腑之言,一般我們都想再談談,究竟個人的感受是如何?你在過去的四年多的個人感受是如何,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呢?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無可否認,這四年多,我想任何人都會同意是最嚴峻的四年。當然,每一屆政府都有它的挑戰,我也擔任了三屆政治問責官員;但接連受到這麼多因素衝擊,我覺得這幾年實在是很嚴重。有時候事物都是這樣的,需要把一些事件推到極端一點,這樣就會看到那事件的真相。我曾經在另一個演講中,應該是今年初的演講,當時大家都認為有了《香港國安法》,香港已穩定下來,當日的主題應該是復元和重生。香港怎樣復元和重生,我當時的演講主題指,我們先要知道香港的病在哪裏,香港的弊之源、病之處在何處。我經歷了四年多行政長官的體會,特別是與中央有非常緊密的合作,我的結論是香港的病和弊是在於未能完全掌握「一國兩制」的真諦;或者有人說,根本不是在走一條「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所以就越行越歪,歪到一個程度便倒下來。現在要爬起來再前行,但這次我很有信心,因為我們真的是回到「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換句話說,是以「一國」為本、「一國」為根。在施政報告的最後一段,第168段,我亦是這樣說的,明年是香港回歸25周年的重大日子---因為逢五、逢十都是大日子,不過25年就有一些特別的意義---有一些人、一些意見領袖近日在報章指,明年是「一國兩制」或者《基本法》保證50年不變的中途站,或者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下半場。我沒有明確地說我同意或是不同意,不過我說我的看法,就是既然香港已經有了兩大雙重保障,已經回到「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而中央亦把「一國兩制」定為國家治理體系的優勢之一---這是在十九大四中全會所說的---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的重要講話中亦再次重申「一國兩制」的重要性,所以我說,只要我們堅持「一國」為本、「一國」為根,這個「兩制」肯定會枝繁葉茂,香港肯定會繼續成為國家的掌上明珠,大家根本無須太擔心我們會再出現一個難以管控的場面。

 

論壇主持人戴健文:那麼林太你是否會覺得香港下一個五年會比現在容易做一點?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我的字典裏沒有難和易的,難也是這樣做,易也是這樣做;分別就是做得稱心滿意還是做得揼心揼肺而已,都是要做的。我也很肯定地說,下一個五年是應該能做得更加稱心滿意的。換句話說,以我的標準是更加能夠看到有成績的。因為做事每天都是這樣做,你可以問問Chris、KK(凌嘉勤),我們在政府每一日都是這樣做事,不過有時候是不論如何做都沒有結果,例如每年我們都拿很多法案、很多意見到立法會,但都是「拉布」、「攬炒」。過去11個月,大家看到在第六屆立法會的最後一年,即是延續了的第五年,內會主席李慧琼都說過,是交出一份亮麗的成績表。除了在回歸初期因為有很多要改變一些字眼的法案,要通過46條主體法案一點也不簡單,包括一些歷屆政府都做不成的法案,例如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禁止電子煙、垃圾徵費,諸如此類。立法會亦通過了超過3,200億元的撥款,其中三分之二是工程撥款,令到建築界現在很安心,未來的工程有了保障。這一種就是我剛才所說的,做易、做難都是一樣,但要做得稱心滿意,就是說每天做的事情我們都看到成績,都是為香港籌謀未來。

 

論壇主持人戴健文:林太,我們知道香港人對於未來發展,其實你剛才也說過,引述一些KOL(意見領袖)都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今時今日,作為政府我們發展去看下一個五年,將來是怎樣可以真真正正給多一些機會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多些不同意見?現時很多人都在擔心社會只有一種聲音。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我剛才其實已經主動提了這個意見,就是希望有更加多不同聲音、不同背景,或者不同立場,只要是愛國者,都是歡迎參政的。當然,仍然有人選擇繼續議政、論政而不參政,都沒有問題;但我覺得有這一份議政、論政熱情的人士,沒有理由不想自己親自嘗試一下,看看自己的施政理念是否能夠落實執行。我真心誠意希望接下來的立法會選舉,我們可看到你剛才所說的百家爭鳴,最終選出令社會滿意的立法會議員。

 

論壇主持人戴健文:好的,多謝林太。因為林太公務繁多,所以我們不耽誤她太多時間,但想再問你一個問題:香港下一個五年,如果要你送一句說話給香港人,你會說一句甚麼呢?香港下一個五年。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信心。大家保持對香港的信心,我覺得下一個五年、下一個十年、下一個15年,都是一個應該令大家稱心滿意的香港。多謝大家。

 

論壇主持人戴健文:多謝林太。

 

(以上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0月25日出席灼見名家周年論壇暨七周年慶典的演辭和答問環節內容)

GovHK香港政府

隨機商業新聞

Addid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