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reVPN使用日本在地伺服器‧日本本地IP位址,述不能訪問日本國內網站的情形將通通消失。  吉田修平最喜愛的2021年PlayStation Indies遊戲   【悲報】這次真的倒了…《櫻花革命 ~綻放的少女們~》服務即將結束   PlayStation®Partner Award 2021 日本及亞洲地區得獎名單出爐!   《Street Fighter V》夏季更新2021:過去、現在和未來   期待已久的全新系列作!「斯普拉遁 3」發售確定!   尤菲的極限爆發曝光!「FINAL FANTASY VII REMAKE INTERGRADE」、「尼祿」、「史卡蕾特 & 緋紅夢魘」美術圖以及新戰鬥系統「聯手模式」大公開!   七月份PlayStation Plus遊戲:《決勝時刻:黑色行動4》、《WWE 2K Battlegrounds》、《A Plague Tale: Innocence》   RPG名作「九龍妖魔學園紀」決定推出PS4高清重製版! 

散播互聯網威脅論的真正動機

科技
中國社會科學院兩週前公布《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0)》,這是中國首份官方就新媒體的研究報告,指社交網絡應用已成為網民溝通的主要渠道,用戶數目和使用量都激增,但報告同時指出,社交網站以病毒式營銷手法,收集甚或洩漏個人資料,以至政治、軍事、商業機密訊息,更點名指Facebook被西方國家情報機構利用,有機會用於顛覆其它國家,「特殊政治功能讓人心生恐懼」。 可是這些指控卻沒有提出具體證據或個案支持,與其說是研究的結果,倒不如說這是預設立場,再堆砌資料用於危言慫聽。除了「顛覆罪」,這些預設立場還包括:商業公司「利用各種方式騙取網民個人資料用以牟利,已成為網站利潤的重要來源」──至於什麼叫騙取?從報告所見,那只像正常的客戶關係管理──,而網絡遊戲則「約有九成五涉及刺激、暴力和打鬥」云云。總之,互聯網和社交網絡很危險,「很黃很暴力」,潛台詞當然是要加強監管了。 針對Facebook別有用意 相信網友猶記得去年六月中國工業和信息化局(下稱「工信局」)突然要求全國銷售的電腦預先安裝綠壩過濾及監察軟件,但後來遭網民、電腦廠商等強烈反對,加上被發現軟件侵權,計劃胎死腹中。當時筆者已經指出,政府要求內地使用電腦的市民安裝綠壩,背後的理念,其實也是因為擔憂網絡2.0和社交網絡的用戶主導內容,使其無法如現時般全盤控制訊息所致:當每個用戶可以創作和傳播訊息(例如:零八憲章),即使政府以防火長城過濾外來網上資訊,也沒法阻止愈來愈多的網民自己互相分享消息,創作內容甚至在網上動員起來。雖然綠壩計劃失敗了,最近還傳出相關公司破產,但大家不用沾沾自喜,沒有綠壩,還有當局強制互聯網供應商和網頁寄存商安裝藍壩,和不斷加強的防火長城。 不過,有趣的是,報告為何點名針對Facebook這家在中國並無辦事處而其網站也被中國政府的防火長城屏蔽的公司?理論上,內地的市民是無法使用Facebook的。即使說有社交網絡被用作革命用途(是人民用來試圖推翻政府,並非外國政府顛覆),也是伊朗人民利用Twitter的例子,都不是Facebook。為什麼社科院偏偏選中它? 筆者認為可從幾方面看。首先,早前有消息傳出Facebook有意進入中國市場,社科院現在是以學者身分代官方傳話,中國政府不歡迎你。第二,Facebook近期在世界各地因為私隱問題已成眾矢之的,社科院正好借用來針對他們,如果政府選上Twitter來「批鬥」,反而令內地網民聯想內地流行的「微博」,太「真實」的話,反而提醒了網民「善用」微博革命。筆者認為,報告針對Facebook實在不過是指桑罵槐:Facebook被禁在中國牆外,大概也不易進來,批評他們作用不過是向國內的網絡公司和社交媒體施壓,傳遞「你們小心點」的訊息。 微博威力難擋 果然,報告公佈後不久,在過去一年(自從去年六月Twitter被正式「永久」地被防火長城屏蔽後)在中國火紅的微博,包括中國四大入門網站新浪、搜狐、網易和騰訊,一夜之間全變成了「測試版」,搜狐和網易的微博,更先後一度暫停服務;顯然,這些微博正被「整頓」,最多港人使用的新浪微博,最近兩星期有些用戶被刪,或者不能被搜尋,微博內的連結亦一度不能轉到國外的網址。微博用戶都感到有如山雨欲來之勢,擔心迷上數月的微博會突然關閉。各網站以「網站升級需要」,和這些微博推出以來,其實一直也是「試用版」,掩蓋這些突然轉變的政策,而試用版的實際意義,可能是「尚未得到許可經營」,即是說政府可能考慮正式監管這些容許網民互動的應用服務,特別是針對敏感內容和異見用戶,營辦商或許要正式申請,才可以提供服務。 事實上,去年底社科院已公佈《中國互聯網輿情分析報告》,指出「微博領袖人物在網民中的感召力和煽動性極強」,其它網民對他們的微博的關注,形成網民討論時事的園地,甚至發動社會運動。最近數星期在廣州萌芽的「保衛廣州話」運動,就是個好例子。廣州網民用了特區政府的「起錨」徽號,惡搞電影海報在微博廣傳,動員網民在本月廿五日上街「撐廣州話」。的確,微博吸引了一大批內地以外的用戶加入(連香港政府新聞處也在約兩星期前在新浪微博開了帳戶),這種前所未有的溝通加強了雙方了解,也開始帶來不少微妙的變化。 不過,與社科院領袖論的相反,中國獨立作家冉雲飛在去年底的一篇題為《無法統一思想的推特》(註一)的文章內指出Twitter的平等性,「每個人都有發言的機會,甚至有可能對人氣很旺者發出批評和質疑,這都決定了再有人氣的人都不可能壟斷意見、統一思想...推特上信息的相對多元化已慢慢形成,上推特較多的人聽不同意見的能力,將會比只聽單一聲音的人,有更多的信息分辨能力、獨立思考能力和理性的態度,這便必然會逐步促進公民社會的誕生。」但明顯地,中國官方思維,必定對這兩種理論都同樣擔憂! 官網介入競爭 除了收窄監控網站和社交網絡,中國政府另一招數,將是推出更多由官方媒體經營的社交網絡與各大網站公司競爭。官方媒體人民網和人民日報在六月推出了「人民搜索」的測試版服務(goso.cn),聲稱要「建立具有權威性的綜合中文搜索引擎」和「提供具有公信力的搜索結果」,人民搜索的搜尋結果的「安全」程度,大家可想而知,而人民搜索的主要競爭對象,正是百度。說到底,政府還是對「自己人」較那些國內企業有信心,即使之前依賴它們與西方互聯網企業競爭;加上互聯網服務仍極有利可圖,既為神功,也為弟子,國營官方媒體想分一杯羹,自是義不容辭! 筆者相信中國政府不會完全禁止微博等社交網絡,但就會放一下,收緊兩下地嘗試保持控制。畢竟,至今年六月,中國網民人數已達四億二千萬,微博人數也過了數千萬,貿然收緊監控,不利社會和諧,反而利用多種手段對準目標地控制,才是「行之有效」的監控方法。例如,即使中國網民數目不斷攀升,剛發布的《第二十六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卻反映中國網站數量減少了13.7%,相信是政府收緊域名註冊和打擊「不良內容」網站的「成效」了。 捍衛互聯網自由 歸根究底,中國面對的穩定和管治問題,起因並非互聯網。社交網絡上的現象只不過把中國面對的經濟和社會問題突顯了,而更因為社會上沒有正式渠道表達這些不滿,更令網民集中在控制相對較「少」的網上發難。清華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在社科院報告發布會上說,這些現象其實不單在新媒體上出現,傳統媒體也一樣;他的話,其實正反映了政府深深憂慮失去輿論「制空權」。 可以肯定的事實是,中國網民的獨立思想正在萌芽發展中。面對社科院這種以散播恐懼以圖合理化監控的做法,筆者反而認為不用過份為內地網民擔心,因為無論官方怎樣做,中國互聯網上的訊息流通量只有愈來愈多,這始終是不爭的事實。 相反,我們要小心面對的,是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包括香港甚至各西方民主國家,那些同樣在散播互聯網威脅論的政府或團體,令我們所擁有的互聯網及訊息自由,不進反退! 信報論壇 Source
TechNow 當代科技

隨機科技新聞

Addidas